世界级软件开发大师Bob大叔在他的著作《程序员职业素养》中专门有一节的标题就是『说”不”』,并且放在另一章『说”是”』之前。文首,
引用了尤达的一句话。

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不要说”试试看”。

在这引用这些,似乎没有意义。Bob是基于开发者在开发过程中的问题来阐述的,对于不合理的需求,说不确实是职业素养中尤其重要的部分,这一点,随着功力的增强,经验的增长,见识的扩展,做到不算很难。计算机的世界,很多东西能与不能是比较容易判断的。

我要说的是,对于初入职场的菜鸟,在求职谈待遇时,说出『不』究竟有多难?为什么会这么难?

如果是大神,如果是土豪,关上这个页面吧,后面都是废话。

本菜毕业于某不知名一类本科,从入学开始就想着逃离编码这一行当,终究还是未能逃脱,日久总难免生情。更过分的是还未到大四就匆忙地踏入终日与代码相伴的码农生涯。呜呼哀哉。

我觉得我还算是个高尚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决心绝不做人民币的奴隶。在多得完全记不全并且越来越多的编程语言中,选择了相对小众的一门语言作为职业的方向,却也因此比较容易地获得了工作的机会。

第一个实习在一家创业公司,对于一个大三的学生,有什么能比工作更让人兴奋的事情?待遇,就从未进过我的脑子。当老大跟我谈待遇的时候,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多少是多啊!不过也确实不算少,听到那个数字,还是很兴奋的。无奈好景不长,公司技术转型,需要更换开发语言。没错,就是换成JAVA了。问我是否愿意继续实习,没纠结多久,选择了离开。这关乎理想,不容含糊。

而很快,在同一座城市,得到了另一个实习机会,一家比较大的前沿科技公司,听着名字依然让人兴奋。只是,待遇降了700,初始有些疑惑,幼稚地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大公司反而薪水低呢?还是去了,虽然那时北京也有几个机会,无奈路途遥远,不想吸霾,自己还是大三,需要不时回学校处理事情。

工作很愉快,nice的领导,新奇的工作(自己啥都不会,干什么都觉得新奇)。我比较笨,但进步还算正常。临近毕业前几个月,公司准备给我转正,这让我受宠若惊。内心实在觉得对不起公司,自己做的事情实在太少,当年就是这么单纯。转正手续比较顺利,只是其中的插曲,让我疑惑。转正过程中没有谈待遇,这挺正常,大的公司都有对应的制度。HR姐姐,在闲聊的时候,突然问起我对待遇的期望,傻傻的我”谦虚”了,说能有实习的2倍就好满足了。不久,领到转正后的第一次工资了,不多不少,刚好是实习期的2倍。很是疑惑,是我太聪明,都猜到了领导的想法,还是就是按照我说的来的?如果我不回答那个问题,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这个疑惑,一直陪伴着我直到我不再想起。

待了一年多之后,在公司的状态越来越差,最终开始怀疑自己,怀疑方向,应该也让领导感到了不满,一次谈话之后,我决定离开。离职后,休息了几天,开始另找工作。一番面试下来,每家的待遇都不同。神奇的是,我选择了待遇最差的一家公司,入职前征求过前领导的意见,他也认为那个价钱符合我的能力。毕竟不再是学生,毕竟是跳槽,心里还是想提高点薪水改善下生活。在最终定待遇的时候,我第一次提出了一个数字。于是,便开始遭受期权、带领团队、未来发展、分红等等画饼的攻击。此外,创始人也跟我谈创业初期是多不容易,当年马云是什么样子,以后会是什么样子。说的我无力反驳,甚至热血沸腾。没做任何抵抗,就投降了。

事实决定,这是很糟糕的一个决定。工作时间变长了,生活成本开始增大,最重要的是小伙伴们对技术的毫无追求让我很是失落。苦苦撑过3个月的试用期,在接到另一个团队的邀请之后,再也把持不住,选择了离开。

这次我没有再谈待遇,因为给出的待遇已经达到了我的要求。1个月的试用之后,对小伙伴和工作内容都非常喜欢。这时,老大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开始说待遇的事情,同样开始了期权和未来那一套。吃过一次亏的我,自然对这些不再感冒。当时因为奶奶住院,我在医院。便打断了他的话,说我愿意降薪。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那么后悔,薪水确实不是留人的唯一手段,至少目前对于我还不是。

以上,是曾经的经历。只是,常常会疑惑,为什么在求职谈待遇的时候,说出『不』会这么困难呢?再看看我的那些同学们,似乎都是如此。即使,每个月的薪水让他们的生活都紧紧巴巴。

到今天,我认为以下几点是让我们说不出『不』,甚至无法说『不』的一些原因。

水平不足

对于在校学生,或者一般应届毕业生,技术水平依然严重欠缺。面试过程中,实际工作中,每走一步都显得异常艰难,遇到的绊脚石多了,便开始怀疑自己。这个时候,要获得一个工作是比较困难的。不是大牛和土豪,却需要靠自己的工作来养活自己了,最要紧的是获得一个工作。当拥有一个机会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抓住,然后”骗”自己,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能力强了,就有资本去要价了。对自己缺乏基本的认识,甚至自我怀疑,还如何说出『不』。

不懂行情

虽说看招聘信息能知道行业的大致水平,但大多总得踩过坑之后才能清醒的认识到,招聘中薪资区间的最小值基本就是自己能获得的薪水啊。而每个城市,同样的职位浮动区间很大,我们不清除自己所处的位置,也不清楚身边的人到底都是什么样的水平。嗯,我就是这么傻,
说薪资保密我就从来没去问过。

不懂行业,不清楚自己创造的价值

这应该算是程序员的通病吧?至少是菜鸟级别程序员的通病吧?我们知道我们在写代码,一天能写多少代码,完成多少功能,水平高点能明白怎么写出优雅的代码。但是,究竟有多少人明白自己的代码能带来多少商业价值呢?有经验的,能比较好的理解业务,而这里的业务太宽泛了,说成理解需求或许比较合适。对行业了解到底能有多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了解,每天光看冒出的新技术时间就不够了。曾经做内部管理系统的开发,属于支持部门,属于公司养着的,不像销售,带来了多少的价值可以很好的量化。程序员大多厚道,想的是靠自己的成绩来换取报酬,当连自己能创造多少的价值都完全不清楚,还依据谈待遇呢?

就是懦弱,无知,容易被说服

因为选择了小众的开发语言,又不愿意去北上广这些一线城市,所以接触到的往往是创业公司居多。而如今,99%的创业公司都会给你画饼,描绘美好的未来。而自己对这些又有多少了解呢?程序员一般嘴笨,怎么说得过那些都能说服投资人的CEO们呢?所以,被拿下便不奇怪了。

====

以上,只是自己一些乱七八糟的感想。总之,还是自身懂得太少。另外,程序员不能只会写代码,当然眼中只有代码也写不好代码。当意识到自己的待遇与自身劳动不相符的时候,也没什么,至少我们可以走。领导和CEO们也都是聪明人,当自己能力得到完美展现的时候,还是可以获得对得起自己的待遇的。只是有时候,也该为自己争取一下。

工作最大的意义是创造价值,工作最大的目的是获得报酬。适当的时候,说『不』吧,这也是对自己负责,也能获得前进的动力。有些人总是能把自己的职业经营地很好,这也是很重要的能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