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桥铺的故事(三十一)
老街赶场天
於渝生

31.jpg

说起赶场(北方叫赶集),现在城里的年青人可能陌生。但是在五十多年前的六十年代初,那时不论城乡人都知道赶场天是农村乡镇商贸活动重要一环。

当时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生活物资极度匮乏,一切物品如粮,油,肉,副食品包括煤都是执行配给制,有钱也不知从何处买东西,于是乡镇的赶场就是一个商品交易的重要场所。

那时重庆周边乡镇赶场地方不少,但首屈一指讲闹热非石桥铺莫属。

石桥铺很早以前就是成渝古驿道必经之地,过往客商,挑夫走卒,马拉骡驮车辆络绎不绝,成为远近闻名的商品贸易集散地,其商品物流幅射四周的乡镇县市,远销四川各地。

石桥铺地处城乡结合部,交通十分方便:往东有通市中区公路,向南可去杨家坪,向西可去中梁山、青木关等地,向北可去沙坪坝,2路电车在这里折返,市内公交车都在此交汇。

随着经济发展,周围大中型厂矿企业陆续聚集,水瓶厂、针织厂、石油管理局、啤酒厂、钟表厂、巴山厂……等相继安营扎寨,使居民人数激升,市场交易需求旺盛。

石桥铺老街从东往西总长约三四里,街宽约五六米左右。整街用青石板铺成,随着岁月的磨损,石板路凹凸不平,但光滑耐用。老街分场口、正街、尾街三部分组成。场口街区约百多公尺长,从场口往西至谢家院子巷巷止,从巷子向北穿出是电车保养场,向南经谢家院子可去石新公路。以此巷为界向西直走至河沟石板桥是正街区间。石板桥以西的石桥铺派出所到醪糟铺为尾街。

从场口进入,经过铁匠铺和姓黄的自行车修理店,再经过客栈、妇幼保健站、照相馆、粮店等,你会发现老街两侧门面铺子一个接着一个,户户紧连且每户都是前店后住。这里店铺名称五花八门,经营范围广,品种多种多样。什么供销合作社、百货商店、日杂商店、饮食店、肉店、酒店、面馆、茶馆、理发店、影剧院、联合诊所(医院)、农具店、面粉厂、油腊副食店、邮电局、煤店、屠宰场、菜市场等等。一切和日常生活紧密相关的啇品要有尽有且花样繁多。

老街每逢农历二、五、八为赶场天。赶场天人们从十里八乡云集到此,整条街熙熙攘攘人流如织。如果赶场恰逢国家节假日,狭窄的街道被四面八方涌入的人群挤得透不过气。整个街面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真是热闹非凡!

老街店铺多,经营范围广,吸引大批能工巧匠和经商人来此做买卖创业谋生。他们中有裁剪衣服的服装师、有江湖郎中、有厨师、理发师、有木匠、有石匠水泥工、有补锅匠、有补鞋匠、有修笔配锁匠、有刻章配眼镜,以及耍猴戏的江湖艺人。这些人天不亮就要从远处赶来,有的提前住在客栈,只为占据一块有利地盘做生意。

同样,四邻的乡亲和做买卖的人,天不亮也要赶来,抢占老街每个有利角落的地盘,来晚了就没地方摆摊。真可谓平常老街空地一大遍,赶场天变成寸土寸金。因为赶场是商品贸易互通有无,这里卖完物品后,再买入其它商品转运另外地方卖出,完成商品交易的全过程。

对居民来说赶场可以买到需要的蔬菜,水果,鸡鸭鹅以及副食品。在那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一切与吃的相关物品都是计划凭票供应。粮食更是严控物资。那时居民每人每月定量供应二十六斤,学生三十斤,当兵的最高也只四十五斤。政府定量供应的基本物资只能保命。在那个清肠寡肚青肚脐眼的日子里,有个自由市场调剂充饥填肚的渠道,挖掘其它物品补充粮食物资不足,弥补了人们的不同需要。石桥铺老街赶场的功效和作用在那个年代就显得尤为珍贵和重要!万幸的是在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政治形势下,这种自由市场没有被当成资本主义尾巴砍掉。

天不亮,在菜市场坡坡下的屠宰场灯光通明,师傅们忙里忙外,他们磨刀霍霍正准备杀猪。天亮后,这里的猪肉将直接供应给早已通宵达旦排队守候肉店的居民。在那个灾荒年代,居民买肉要凭票,每人每月只有一斤猪肉供应。大人尤其是小孩,人人嘴巴都馋得不得了!能在肉店买到二指膘或三指膘的肥肉,是大家最渴望最引为自豪的事。所以人们起早摸黑,从半夜就开始在街上肉店外排队,指望天亮割肉时能碰上好运气。

猪的哀嚎声终于划破寂静的夜空。两个杀猪匠各抓住一只猪耳朵,另一个抓猪尾巴,三人合力往案桌拖。猪知道不妙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只见雪白的尖刀往猪喉一捅,鲜红的血直喷木盆中……血淋淋的场面令人恐怖,毛骨悚然。

天蒙蒙亮,近邻的老乡担着箩筐,背篼陆续进场。妇女背着小孩,手提用竹篾编的篮子装的鸡蛋缓缓走来,有的妇女左手提只鸡,右手抓只鸭,活象朱明瑛唱的一支歌《回娘家》里的模样。有的妇女一手牵看睡意惺忪的小孩,另只手提筐鸡蛋,边走边哄小孩说,等卖完鸡蛋我给你买黄糕巴巴吃。年纪稍大的大婶双手抱只鹅,大鹅在她怀里伸长脖子东张西望。大叔们劳力好,干脆把鸡鸭混装在背篼里,上面用网篼罩住,鸡和鸭憋不住纷纷探头出来呼吸新鲜空气。在当时,鸡鸭鹅虽然受市场青睐。但市面上货源少仍属稀缺品种。当时人们工资低价格贵,一般人只能望鸡鸭鹅兴叹。

那个时候能当家行道的畅销菜,当数红薯、牛皮菜和土豆南瓜等。红薯产量大,吃了抗饿且价格适中。牛皮菜折去菜叶后可继生长因而产量大,属价廉物美之物,土豆南瓜都属抗饿品种大受欢迎。那年代凡是能抵御饥饿填饱肚子的农副产品,都是赶场天人们的抢手货,这些东西在市场一露面,不一会功夫就抢光,
平常市场上根本买不到。这些东西在农村就是他们的口粮之一。

当时农村不象现在是土地承包制。那时是集体土地,农民在田里出工不出力,种地没有积极性,加上天灾粮食欠收,他们的收成连填肚子都不够。能拿到市场卖的东西,都是自家房屋周围开荒劈地的小块自由地种出来的,再喂点鸡鸭鹅等副业。要不是家缺钱急用,他们绝对舍不得出卖。

天亮了,陆续进入老街的人越来越多。街上的门铺纷纷撤卸门板准备开门迎客。搞饮食的店铺天不亮就开灶升炉,揉面做馒头包子炸油条,打米浆做发糕白糖糕黄糕,面馆的大锅水已烧开,只等下面煮熟,不一会一碗热气腾腾正宗麻辣烫小面端上桌。早餐后意味着新的一天劳作开始了。

早上七八点钟,人们乘车从四面八方赶来,他们下车后从老街场口争先恐后进入各买卖场地,与此同时,四周厂矿的居民手提菜篮子,背着背篼,扛着扁担从各入口进入老街。顿时,整条老街挤得水泄不通。
最先打拥堂的是菜市巷的菜市场。这时菜市场卖菜的买菜的里三层外三层人满为患。吆喝声,讨价还价声,鸡鸭鹅叫声,呼叫声再加上煤店煤球机器的轰呜声此起彼伏,一幅活生生的民间世俗蓝图展现在眼前!

突然,“轰”的一声,受惊的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纷纷向煤球厂张望。原来,在煤球厂入口处,卖爆米花师傅炮制的爆米花开张了。爆米花被外国人戏称为大米扩大器。大米或包谷装入密封罐体内,经外部加热大米或包谷在密封高压环境中体积膨胀好几倍。打开密封盖后,高压气体喷出便产生很大响声。爆米花吃起来香脆可口,很受小孩喜爱。只要爆米花“炮”声一响,小孩就要扭住大人去买爆米花包谷泡。人多了还要排队。只见师傅右手旋转着一个象炮弹壳的容器罐,左手来回抽着风箱,小炉子里的煤球呼呼烧得透红。炮弹壳的容器罐架在炉子上不停旋转,十分钟左右,师傅看了看封密容器罐一端的压力表便停止操作。接下来便搬来一个用竹蔑编的长竹筒,外面罩着麻袋,开口端对准炮弹容器密封盖,只见师付用铁榔头往盖上销子一敲,“轰”一声响,一股热气浪喷出直冲麻袋尾部。顿时一股清香味扑鼻而来,少量的爆米花从缝隙钻出洒在地上,刚才还被响声吓跑的小孩,纷纷跑回来拾起地上的爆米花往嘴里塞。

十点左右赶场进入高潮。街上的人流缓慢地由东向西移动。各店铺人流进进出出,他们认真挑选各种商品,手中购买的东西越来越多。小货郎手转小鼓在人群中穿梭,卖麻糖的人手持小铁锤在弯弓铲上敲出当当响声,引来小孩口水直流,大人只能停步买几分钱麻糖塞进小孩嘴里,甜在嘴里的小孩终于笑了。

在人群中你会看见用两根竹杆捆住凉椅抬滑杆的人,滑杆在人群中间有节奏上下闪悠,上面躺着病重的人正被抬往联合诊所。诊所里看病的人也比平常增加几倍。他们都是在赶场天卖掉农副产品后,有钱才来看病。

派出所一侧的小坝子上,江湖艺人上演的猴戏开始了。只见玩猴人一阵紧锣密鼓后,一条在猴脖子上栓的绳子在玩猴人牵引下绕场一周,围成一个观看圆圈。不一会便吸引不少人围观,尤其惹小孩喜欢。

猴子在玩猴人的口令下完成各种动作,或翻跟斗,或攀到玩猴人肩上,或钻竹圈,或抢玩猴人手中的皮鞭,最可笑是猴子立起上身端起盘子绕场向围观人群要钱样子,活象个三岁的小孩向大人讨糖吃。于是人们纷纷投入贰分,伍分,一角不等的纸币。玩猴人嫌钱少要猴重复收款一次,那知猴不服命令,拒不接盘准备跑离,被玩猴人皮鞭一抽,叭叭两声吓得猴子赶紧跑回来乖乖接过盘子重新绕场一周。人们都被猴子的机灵和调皮捣蛋的表演逗乐了。纷纷又投一次币。

中午时分,街上的人渐渐散去。这时饭馆、面馆、酒馆、小食店、茶馆里高朋满座。赶场的人肚子饿了,需要充饥,做买卖的人手中都有现金,他们不但充饥,主要的是放松身心,快乐一把。于是,不管是饭馆或是酒馆里传出阵阵猜拳令:六六顺呀,四季发财,八匹马儿跑呀,哥俩好呀……声音都是高八度,强势夺人,个个都不服输。划拳输的被罚喝酒后,往桌上盘里抓几颗盐花生往嘴一塞,摩拳擦掌又重开战,对决双方互握手,口中念念有词,来就来呀,然后手掌一伸,喊出五魁首……酒桌上有起哄的,有劝酒的,有划拳输了耍赖皮的,互相指责的喊声不绝于耳。

酒足饭饱后,喝麻的人在另几个喝得半麻半醉的人搀扶下走出酒店,东摇西摆,看似要爬在街上石板地,突然一个人抬头一喊,走!咱们去坐茶馆。

街上茶馆有好几家。平常是人们打牌吹牛打发时光的休闲之地。伍分钱的盖碗茶,可以在茶馆泡一整天。赶场天这里成休歇场所,人们在茶馆里聊天摆龙门阵,互通各种信息。晚上这里还有评书开讲。可以说茶馆是个集娱乐休闲养神的好地方。

晚上,影剧院的锣鼓声开场了,原来赶场天晚上有时碰巧有电影或剧团演出。如果是国家节假日,晚上都有文艺活动。剧团演出按贯例开演前半小时都有敲锣打鼓催埸演唱,这样做是提醒观众大戏要开始了,购票的赶紧进场,没购票的赶快买票别错过机会。这招很起作用,先前在影剧院门前还有许多人观望,催鼓锣声响后纷纷购票入场。

有文艺活动演出的晚上,石桥铺正街中部的影剧院门前,人头攒动,成为最聚人气的地方。老街又恢复白天赶场时生机。忙碌一天的人,顾不得休息,吃完晚饭,又急匆匆赶到影剧院。人们要痛痛快快地享受一场难得的精神盛宴。

31..jp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