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校训

去过两次香港大学,一次是去听课,一次是毕业典礼前拍照。

对于这所百年名校真正了解也不多,可内心深处时时都有一种欣求的情愫。早年就知道好友萝卜的女儿Lily就是在香港大学读书的,而且,一下子拿了两个学位,法律和政治。让我觉得这个小女孩好生了不起。我还听说,香港的学子们,只有那些非常优秀的,才能考入香港大学或是中文大学、科技大学,大部分学习一般的孩子,都远赴英国读书。

香港大学在港岛西面的薄扶林道,属于上环地区。大学门前显得幽静,据说几个大门的石门匾及字还保留了一百年前建校时的模样。香港大学于民国初年由英国政府及太古集团和汇丰银行等英资投资创办,一个世纪以来,除了二战时期教学楼被炸毁,在此期间七年教学停顿,其余的时间教学一直都正常进行着。从1916年第一届的23位毕业生到本世纪初的15000名毕业生,港大为全世界各地培养了各行各业的优秀人才。

朴素的校门,其实没有门。这是我爱的大学的模样。

我们去香港大学有一周的课程,除了一堂课在金钟的经管学院分部上,其余时间都在本部听课。每天清晨踏着晨曦坐上学校安排的巴士,直接把我们接到学校要上课的教学楼下。下车后,阳光透过建筑旁的大树照射过来,感到生机勃发的热情,我们呼吸着亚热带南端海洋性的潮热空气,我的内心充满感激和欢愉。有一点小小遗憾,我们没能住在校区里面,无法有更多课余及晚上的时间领略校园的美,以及浸润于她百年的文化氛围。

出镜最高的校园景色之一

课程中因为有商业道德课,除了老师在课堂给我们讲些理论,学校还安排了廉政公署的特聘讲师,还有去金融管理局参观的活动。无论是课程也好,参观也好,所有安排都是满满当当,十分紧凑,让我们领略到香港高效而快捷的工作和生活方式。有件事情,让我深深感动,一天早上,突然暴雨来袭,还好我们已经在车上了。到了学校司机很体贴地将车停在楼前有遮的地方,但雨太大,有些同学还是淋到了。

八点半,大家安静地等着上课。咦,平时教授们通常会提早几分钟到,今天雨大不会是迟到了吧?正狐疑着,老师大步走了进来。我看了一下手表,晚了一分半钟。老师随即一脸认真诚恳地向我们道歉,因为昨晚没有约司机来接,早上突然下雨,一下子叫不到出租车,只能跑了一小段才打到车,所以迟到了,对不起大家。还向我们鞠了一躬。天哪,我看教授的后背衬衣几乎全淋湿了,我顿时非常感动。只是一分半钟而已,他却那么慎重地道歉,可见他的认真态度。这才是真正的敬业和操守,我不禁对老师和这所学校肃然起敬。

曾在这里驻足拍照

由于课程紧,也没有机会见到以前教会计学的Chris教授和教组织行为学的Gilbert教授,又是一点小遗憾吧。有一天晚上,萝卜来找我,带我在港大附近走走,看到有一段架在空中的地铁离开居民的窗户大约只有一尺多,真的仿佛一伸手就可以够到,而那个高空轨道的弧度也设计得刚刚好,既能保证地铁的运行,又不会真的损害大楼。这个奇妙的景观大概只有在寸土寸金的香港才能看到。

真正有机会在校园参观拍照那是在毕业那年年底了。萝卜事先帮我租了毕业袍,可是丢三落四的我出门还是忘了拿帽子,还好学生证没忘,到了学校教务处再租帽子。萝卜夫妇陪我一起,到了学校不久,见到了同学理敏和Renee,后来又见到了曦。大家都非常高兴,在孙中山先生的铜像处拍照留念,看了庄月明楼、太古楼、陆佑堂、逸夫楼、图书馆……同学相聚,意气奋发。

萝卜夫妇和Renee的先生帮我们拍了不少照片,等下午在会议中心的毕业典礼仪式结束回家,萝卜帮我把相机里的照片,按每一个人都整理好,并且刻录到光碟里。每张碟上萝卜都写好我和我同学的名字。看到这些,我满心的感激和温暖,却无言表达。

和同学合影一张。

当然那日心情激动,想着曾经有那些了不起的名人也是港大的校友,第一届的23位毕业生里,就有孙中山先生,后来有文学女神张爱玲、美学教育家朱光潜,还有特别恣意潇洒的词曲作家黄霑。可是更多的是大众并不很熟悉的院士、科学家们,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研发,致力于改变社会,更好地改善人类生活、环境。这些人更多的是拥有梦想和情怀。所以港大在医学、生物海洋学、建筑、金融、人文科学、政治法律、新闻传播及电子电气等等领域的教学与成就,都名列世界前茅。这些不仅是中国人的骄傲,也是世界的骄傲。

明德格物的校训即是来自于四书中的《大学》开首章: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明德是彰显德行,而欲平天下则首当格物。虽然大学一百年前由英国政府创办,但在中国的土地上,他仍尊崇着几千年儒家的思想传统,中西合璧,治学严谨,与时俱进,一直走在全球高等教育的前沿。

我想如果下次去香港,若可能的话,邀上一、二同学、叫上萝卜和Lily再回港大一趟,在绿树掩映的校园里散个步,喝一杯咖啡,怀一个旧。兴许还能遇见教过我们又尚未退休的教授,回忆仍在,侃侃从前,岂不快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