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6年3月8日,农历二月初八姐姐出嫁。

为筹办这件大事,妈妈和爸爸、奶奶在火笼屋里里商量过好几次,而且是从年前就开始了,我记得的主要内容有三个:

一是准备嫁妆,包括给柜子请师傅上油漆、缝纫机(1974年就买了)、四床棉套和新衣服等;

二是准备大米,米够不够,得多少;也商量了准备烧肉的事,大约四席客,至少得四大块肉(农村屠户砍的那种大块),包括放在粉条里炖的;妈好像还说解放前大姨二姨出嫁待客是三碗肉(一大一小两碗烧肉和一碗蒸肉),现在过的不如嘎公(外公①)那时候了。

三是五姨爹、两个舅舅来好还是不来好来,姐姐出嫁如果不来又住这么近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如果来了因为爸爸戴着“反革命帽子”,对他们有不良“影响”自己也不安;真实想法是五姨和两个舅妈来就行了,不要给别人以把柄。大舅舅在黄石矿山因为提干外调工作组的人到红旗大队来调查社会关系,当时的负责人说:三个姐姐家里都是坏分子,不是地主、富农就是反革命。

五姨、两个舅舅是妈妈的堂妹和堂弟,他们家和我家相距300多米和400多米。妈排行第三,年龄小的都称三姐。


二月初八,姐姐出嫁的日子到了。

初七、初八两天,我有记忆的是,姐姐走后,东西也收拾停当,爸爸出工,妈妈坐下来,先是手没有空,边做事边哽咽起来,后是放声大哭,奶奶听见过来劝也不顶事,妈妈当着我们兄妹三人,又好像主要是当着我边哭边诉:

你姐姐命苦,从小父亲病死了,你爸爸的先一个你们喊婶婶的在坐月子时得病死了。我带着你姐姐来到陈家,一贫如洗,打算重新好好过日子,没多久你们的爸爸就戴上“反革命帽子”,你姐姐虽说是贫农,跟着我们,宣传说是一样对待,明里暗里还是吃了亏的。

68年你爸爸在批斗会上遭到毒打,伤还没有好,有工作队的人找到我:你要和他划清界限,离婚,不然一辈子没出头之日。我说:我一个病憨子②,半个劳力就算不上,三个孩子,最小的不到一岁,我总要带两个吧,我们怎么活?

你姐姐大你12岁,15岁到生产队挣工分,又不像别人样有小一两岁的弟妹有帮手,吃了苦的。我得了病,没有力气干活,医生说是怄气伤肝。有人欺负我,“你庞厚英要是能生娃子,我镰包肚子③就能生娃子”,幸亏刘店街上的张宽扬先生看好了我的病,药苦的很,我是恨病吃药、恨命吃药,张先生说得吃100副,70多副的时候就好了。

你姐姐跟我们吃了亏受了苦,希望以后能好点,在这世道也难呐。


我在妈妈的絮叨中慢慢懂事,懵懂成长。

姐姐嫁到冯家冲,离我们家不远,只是要过一个小山冈,大约800米,隔几天就回来一趟。我不记得妈妈哭诉的事我和她叙说没有,但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刻,割黄豆时候的一天傍晚,姐姐和姐夫都来了,好像带了不少东西,因为是妈的生日;妈说过生的事自己都忘了。

当时家里什么都没有,水缸也是空的,姐夫帮着到沁水堰挑水,我帮着“着火”④,姐姐帮着煮饭,晚饭真的很晚了。饭后(我不记得姐夫姐姐是否回家了)妈又提到姐姐出嫁,五姨和两个舅舅赶情的事:

五姨、舅舅们是讲情份的,初七晚上、初八早上⑤待客时都来了,赶那么重的情,八块!五姨做房子的钱还没有还清,二舅舅孩子多劳力少每年倒找生产队口粮款,小舅舅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他们拿五块钱就很好了,**大队***家里有三百多的存款,亲外甥女出嫁只拿了三块钱。

***和***人家滴滴亲亲的郎舅关系,舅侄女还“斗争”姑父呢。


八块钱!

慢慢的我知道了它的分量和来之不易,我隐约记得1977年交公粮⑥是100斤七块,后来是七块五、九块和十二块。

后来我接触到职工的工资档案,1975年和1979年分别上调了工资,但大部分是27.5元、37.5元,也有33.5元的,二舅舅和黄石的大舅舅也证实过。

我们胜利大队四小队的情况尽管艰难,似乎又不是最糟糕的,请看[《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由来》学习时报
2008年9月29日⑦],现摘录两段:

据原农业部人民公社管理局统计的数字:1978年,全国农民每人年均从集体分配到的收入仅有74.67元,其中两亿农民的年均收入低于50元。有1.12亿人每天能挣到一角一分钱,1.9亿人每天能挣一角三分钱,有2.7亿人每天能挣一角四分钱。相当多的农民辛辛苦苦干一年不仅挣不到钱,还倒欠生产队的钱。

1978年9月,邓小平在东北三省视察期间,他说:“外国人议论中国人究竟能够忍耐多久,我们要注意这个话。我们要想一想,我们给人民究竟做了多少事情呢?”“我们太穷了,太落后了,老实说对不起人民。”


我在妈妈的唠叨与和风细雨中聆听教诲,也在叛逆和疾风骤雨中铭记教训!

1980年正月初二,二舅舅的大女儿慧姐姐出嫁。

年前几天,妈妈安排我和弟弟初一下午去给舅舅舅妈拜年并且赶情⑧,爸爸带妹妹另有情要赶,她守门,我们当时在火笼烤火,妈触景生情:“除了栎柴⑨无好火,除了郎舅无好亲”,又叨叨起姐姐出嫁舅舅赶情的事,以及那个老掉牙的“批斗”姑父、姑父离婚的故事。我很不耐烦,大概是顶撞了几句:我晓得,看你说多少遍,少啰嗦,我都背下来了!老妈很是恼怒,几乎要拿火钳打我,吼起来了:

你晓得,你晓得是什么意思?

你认得几个“狗脚嘴”(人口手的反语⑩)?你认得字不一定懂得它的意思!

你给我把这老话记住,你嘎公⑪给我们讲的古话里从来就没有这样的事!


正月初一下午我们到了舅舅舅妈家,这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结束后,他们被迫参与下乡落实政策后回到街上过的第一个春节,气氛很是热烈,但我觉得房子没有原来的祖屋好,尽管我对原来的老屋印象迷糊,但还记得高高的柱子,很气派的大门和不一样的院子。

表姐夫原来我认识,我们大队三小队的,很英俊,我内向胆怯,不大敢主动接触人,但感觉他比较和气亲切,初二早饭前我和另一小伙伴拉扯着他索要喜糖喜烟,居然从他身上摸到一包烟。

发亲的时候就要到了,红娘是全贵老表的妈,娘家是冯家冲的,我喊姨妈;姨妈好像主持了仪式,姐夫一拜天地,二百父母,三拜亲朋。

回到家,向老妈讲述见闻。妈说:又回到解放前了,还是“老格式”,你那个大姨见多识广,有点创新,夫妻对拜是在男方这边,两边都拜天地拜父母也很好;兆君这么温存,慧要享福的!


拜堂成亲起源于北宋汉族地区,后流行于全国,成为影响深远的传统习俗和传统文化。我认为拜堂成亲和西方基督教婚礼仪式一样神圣,“拜天地”和“民以食为天”译成英文可以用不同的词汇不同的方法,但其中的“天”我认为都有一个共同意思,就是“神”,就是“
God”!

拆散婚姻或者胁迫婚姻当事人离散是违抗“神”(“God”)的旨意的!

婚姻如果没有“神”(”God”)的庇护,没有父母的祝福,没有“我愿意”的担当,是难以天长地久、难以幸福美满的!

最近一次见到慧姐姐是2014年6月底,她说:“天天和你哥哥围着孙子转。”

姐姐和姐夫因为要带孙子到深圳和孩子们一起生活了八年,今年回刘店又盖了新楼房。

慧姐,祝福你们!

姐姐,祝福你们!


注释

①⑪嘎公:外公;嘎嘎或嘎婆:外婆。湖北区域方言,参考卢贤技整理三里岗方言、蒋天径的随州方言大观和董瑞整理的云梦方言,后面②④同。

②老病号,长期吃药的人。

③人体膝盖至足踝之间的部分。

④指往老式灶里加柴。

⑤过去农村习俗,女儿出嫁待客是在先一天晚上和当天早上。

⑥公粮与统购粮不同,公粮是义务,它相当于现在的“税”。统购粮是生产队的生产任务,本年度某生产队应该缴统购粮多少,其实在上一年度末就已经从公社下达。

⑦人民网强国论坛社区【《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由来》(学习时报
2008年9月29日)摘录】

⑧湖北方言,意思是为红白喜事等送钱、送贺礼。

⑨过去取暖烧炭最好的木材,现在是种植香菇最好的树种。

⑩湖北区域方言,流行于随州和原荆州等地区,“狗脚嘴”是人口手的反语,形容程度低刚入门,具有嘲讽的意味,狗—人,脚—手,嘴—口


非常感谢您阅读至此,如果您认同本文,请点赞和转发,并关注微信公众号《可国视角》!

延伸阅读:为何,何为?|人有饭,天知否?|谁之罪?

“莫信他们的!”|“参加毛主席追悼会”|“蒋介石死啦”

“拥护英明党中央,反击右倾翻案风!”|《长征》和《宪法》

可国视角40年(1975–2015)|“颗粒归仓”与“路得拾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