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甲

图片 1

-艾丽,艾丽,你在家吗?艾丽?

-铛铛铛,铛铛铛

艾丽你在屋里吗?怎么不开门啊。

-唉,又不在家。

几天后。

-唉,张婶啊,你这几天闻没闻到有一股怪味啊?

-是啊,我觉得也是啊,臭臭的。你家是不是下水道堵了?

-没有呀,正巧了我也想问你家是不是下水道堵了。

-我家也没有啊。唉?小艾家呢?你问她了吗?

-没有啊,我都好几天没有看到她了,你呢?

-我也是啊,好几天了。

-走,咱去看看。

-小艾!小艾啊!你在家吗?在吗?

砰砰砰,砰砰砰

-小艾!在不在啊。

-没人呢!张婶,你闻闻是不是这传来的。

-好像是啊,这里味挺大的。是不是她家堵了下水道,小艾出门了不知道啊。

-我也不了解啊。怎么办?

-叫物业吧。

-嗯,好。

物业也没敲开小艾家的门,物业只好报了警。

当开门的那一瞬间,满屋的苍蝇到处飞,充满了恶臭的味道,地上都是蛆,刚进屋的警察顿时出去吐了一地。

原来小艾在屋里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那股味道是她尸体发出的尸臭。

警察发现艾丽死在了自己卧室的化妆台上面,她坐在那里。睁着眼睛,面前极度扭曲。

不过她的死因很奇怪。

她是被自己的指甲捅死的。

坐在化妆镜前,双手指向了脖子,将自己的指甲狠狠的插入了颈部的动脉,失血过多而亡。

可是令警察奇怪的是,艾丽的指甲异常的长,虽然作为一个女性经常会美甲,但是指甲还是很长,足够捅破了颈部的动脉。

初步断定为自杀,可是这也是警察的勉强解释。

几个星期后,某高档小区内。

作为年轻有为的一个女人,翁果小姐以现在这个年纪就拥有了一大批房产,她懂得投资理财,所以现在家产很多,她现在住的这个高档小区里,没有几百万是根本没法住进来。

-喂,张老板啊,我是翁果啊,啊对对,是我。那什么,市中心的金叶大厦知道吧,嗯对,就是这个,那里面的四五层是我的房产,现在里面的那些什么美甲店,美容店,还有几个服装店啊,她们都不干了,现在没人租我就转交给你吧,你帮我代理出租一下,啊对,对,行,好的好的,麻烦张老板了,租出去以后给你……你懂的。哈哈哈。

翁果打完电话以后就去洗漱了,完事以后她要敷个面膜去睡觉。

坐在了化妆镜前,翁果正在贴着面膜,看着自己的手指甲。

咦,怎么昨天做的美甲今天怎么又长了呢。明天还得去。

这个时候深夜十一点多了,翁果马上收拾完就要去睡了,突然,桌前的灯闪了一下突然爆了。但是屋里的大灯还亮着。家里的小黑猫花花一直喵喵叫着,应该是被灯泡的爆炸声给吓坏了。

-别叫了!叫什么啊,一个灯泡而已,花花!过来。

花花并没有过去,可是跑向了阳台。

屋里的灯开始有点暗。

-妈的,这物业费没少交,怎么一到晚上电压还不稳了,能不能干了,明天投诉。

灯还是有点暗下去,翁果开始抹护手霜,准备入睡了,她抬头看镜子里的自己,突然发现镜子有点红。

-这镜子怎么花了呢?

翁果用手去擦拭镜子。

怎么有液体,红红的。

翁果擦完以后闻了闻手指,一股血味。

-妈啊,这是怎么的了。

天啊!闹鬼了吗?

她刚要拔腿就跑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她被什么东西按在了椅子上,透着镜子折的光,她看到自己的背后有一个影子。

这个影子披着长长的头发,浑身血红,手指甲特别长,双手按在了翁果的肩膀,可是翁果竟然喊不出来了,霎那间,屋里的大灯爆炸了。

砰地一声,翁果看到了那个影子的脸……

-啊是你!啊!

翁果被那个影子按在那,将翁果的双手举了起来,那时,翁果的手指甲飞快的生长,像一把刀子的长度,片刻间,影子把翁果的双手交叉的插入了翁果的颈部,瞬间喷血三尺。

就这样,翁果死了。

同样,她的尸体被几天后前来找她的张老板报警发现。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俩起同样的自杀事件,是什么缘由让这俩位女子如此残忍的杀了自己,又是什么原因让她们的手指甲能够长得这么长。法医也得不到正确的解释。只能也是按照自杀处理。

网吧里:

-你!站那!别跑!对,就是你!

来来来,堵住门,别让他跑了!

张习,跑啊,继续跑啊!你不是挺能跑的吗!抓你好几天了!一直到处溜!说!欠我的赌钱什么时候还!

-夏老板,夏老板,你在容我几天,我在想办法,一定还给你!相信我啊!

-信你!你这孙子都逃课一个多月!还没给钱!你到底想不想给!打!

张习被夏老板的手下一顿痛打。

-行了!停手吧!别打死了,留着他一条狗命,下次碰到你,必须还钱!不然见一次打你一次!

张习蜷缩在网吧的角落,急促的喘息着。

-妈的!等我有钱的一天,你们都得死。

张习擦了擦脸上的血,拿出了一根烟,边抽边走。

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张习躺在了床上,开始准备休息。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他有些饿了,想要出去买点东西,准确的是偷点吃的。张习游手好闲的,没有职业,就是坑蒙拐骗偷之类的。

-唉我去,这破门,怎么打不开了啊?

拽!拽!我他妈的踢碎你!破门都跟我作对!

可是无论张习怎么踹门,门就是开不开了。

呼的一声,张习觉得有什么进了自己的屋子里。

张习回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继续踹门。还是开不开。

不一会儿,他踹不动了,点烟又抽了起来。

-唉,怎么回事,我的手怎么不听使唤了,唉,怎么了这是?

张习的手被不明物体抬了起来,他怎么往下放都放不下,他被什么给束缚了,他的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想拔也拔不下去,手攥的越来越紧了,他越发的呼吸不了。

额,额,额……

张习被自己的双手掐死了。

他的尸体被几天后来收取房屋的房东给发现了,吓得房东魂飞魄散的。

奇怪了,又一个自杀的,自杀的方式也是与众不同。竟然自己掐死了自己。这是怎么办的呢,根本不符合规律啊。怎么回事。

金叶大厦的五楼的那几个商服还是没有租出去,因为美甲店的原来老板娘找不到了,怎么联系也联系不到,大厦的物业给警察报了案,就按照失踪人口来处理了。

过了不久,美甲店被租出去了,成了一个小餐馆,可是这餐馆里总是有一股怪味,臭臭的,反正不是正常的饭菜味。店主以为是卫生间的事情,就找人反复来修理,可是还是那样。而且最近总有顾客投诉说水龙头的水里有铁锈,红红的,腥臭味,老板问物业是不是供水的问题,物业说别的商家根本没有这种情况。应该还是设备的问题。老板无奈的更欢了系统,可是还是有一直的问题。还是有人投诉,水不干净。

有一天,一个警局的小警官来这里调查事情顺便来这个店里吃点东西,他闻到了一股他以前很熟悉的怪味,就找来了老板询问

-老板,你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没有啊?

-没啊,一直很安静的啊。

-你没闻到有股怪味吗?

-有吗?没有啊。

-这个店之前是卖肉食品的店吗?

-不是啊,好像是一个美甲店。

-哦,那好吧,老板。

等到民警吃完后去卫生间洗手时,发现这里的味道更大,觉得不对劲,就叫来了同事,顺便仔细询问这家店里的情况。

店主有些不配合,但是还是说了一些他知道的事情比如的确有些怪味,卫生间的水会有味道,前任店主人不知道去哪里了等等。

警察封锁了这个店,说要调查一下,店主很生气但是又迫于无奈,只能同意。味道是从卫生间发出来的,就找来工程队进行了破拆。

令人感到恐惧的是原来上一个店主,张烨的尸体就被藏在了卫生间的地下,时间太久了发出了味道。

警察立马开始调查这个店之前的所有有关系的人,发现原来这个商服的拥有者翁果小姐也死掉了。

法医的调查结果是赵烨是被人用手掐死的,之后被埋入了这个店里卫生间的地下。可是调查了好久,竟然找不到到底是谁掐死的赵烨。

警察当然找不到,因为掐死赵烨的人他也死了。那就是张习。

张习跟赵烨本来是认识的,张习喜欢赵烨,近乎疯狂而变态的追求着赵烨,天天来赵烨的店里来骚扰赵烨,可是赵烨并不喜欢张习,很讨厌他。

艾丽是赵烨生前美甲店里的常客,可是艾丽这个人脾气怪的很,而且贪图小便宜。之前艾丽来店里找赵烨做了一次美甲,做完她自己偷偷的把自己的手指甲掰折,故意赖上赵烨是她的技术不好导致自己的指甲断裂要求赔偿。

可是这种事情本怪不得赵烨,但是艾丽的哥哥是商场的工商管理,赵烨不想被讹就报了警,找来了工商管理局的人,可是迫于现实,输的还是赵烨。赔偿的办法就是以后艾丽可以免费的来赵烨的店里美甲,没有次数要求,直到第二年。

赵烨被艾丽坑的毫无反击的机会,她气的要死,可是想在这里继续干的话只能坚持,毕竟艾丽的哥哥管着她的店铺。此后,艾丽好无休止的来麻烦赵烨,还带来她的朋友,让赵烨给免费美甲。

而翁果就是赵烨美甲店商服的拥有者,她不止一次的给赵烨加租,不断的压抑啊赵烨仅挣的一些钱,翁果尖酸刻薄,不通人情,只是知道要钱,逼的赵烨举步维艰。赵烨的生意本来还可以,可是经过房主一再的加租,她有点承受不起了,随着心情的起起落落,也影响了生意,顾客也变少了。

翁果不会考虑到赵烨的生意如何,因为这个大厦的位置很好,所以招租的人也挺多,她不怕没人来租。

有些时候很巧,巧到你无法预料。

一天早上,赵烨刚打开店门,发现翁果就在旁边:

-你要是再不给我剩余加租的钱,明天你就赶紧搬走。

-不是,翁小姐,你看,店里就这么点生意,你这么加租我受不了啊。

-受不了啊?受不了走人啊。有的是人租。

-不是这个意思,你能再给便宜点吗?

-不能,别墨迹了。就这个价,不能给明天搬!

-好吧,你容我几天给你送过去。

-不行,就明天。

随后翁果踩着她的迪奥高跟鞋就走了。

没多久,艾丽又一次带着一大帮的朋友来美甲,赵烨咬着牙接待了她们,可是艾丽一个劲的损着赵烨,说她怎么怎么样。

赵烨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的做着,艾丽的朋友们做完了到了结账的时候,艾丽说给打折,赵烨不同意,说你的是免费的,别人的必须全价。这时,艾丽拿出手机,把哥哥叫来,说赵烨黑客户,其实并没有,这时艾丽的哥哥要撕条子随便说赵烨店里哪里不合格的时候,赵烨妥协了,说,那就半价吧。

这一天的工算是白做了,这么多人半价,整的赵烨面临着崩溃。

即将闭店的时候,喝醉了酒的张习又来烦赵烨。

没几句话下来,赵烨跟张习吵了起来。赵烨的脾气已经忍了一天,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了,张习喝多了,跟赵烨骂了起来,在激动的时候推了一下赵烨,赵烨随即还了手,不久俩人便扭打在一起。

可惜,酒没醒的张习无意间把赵烨怼到了桌子上,那里正好有一把美甲的小刀,插入了赵烨的脖子上,当时就没了呼吸。张习吓坏了,把尸体藏在了卫生间。

第二天,附近的店家看到一个男人拿着水泥什么的来到美甲店,附近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追求着赵烨,大家都以为她们在一起了。张习笑着很大家说,赵烨这几天回家探亲了,正好卫生间马桶坏了,让我来修一修。

把尸体弄完以后的张习,拿着店里钱柜里的钱,就离开了。

但是,赵烨死不瞑目,她的鬼魂没有罢休。她无法升天因为被杀,也无法投胎因为也是因为被杀,积怨成恨,因恨成魔,是的,赵烨变幻成了一只厉鬼。她无法重生,而选择灭亡。

艾丽的死就是她第一个去报复的,趁着艾丽独自一人在家,她飘了进去,等到晚上的时候,将艾丽吓到,然后把她的十个手指指甲全部拔下,又让指甲重新长起来,插入她的喉咙。

作为厉鬼的张烨又去找了翁果复仇,翁果死后,就是最后一个害死她自己的张习,赵烨把自己生前的仇都报了。

过了很久,那家金叶大厦的那个小饭店又变成了美甲店,据说店主的手指甲很长,很漂亮。而且在她家做完美甲的姑娘,指甲长得也很快,因为好像店主有特殊的材料,让她们的指甲长的又快又好。

这家店,一直开到金叶大厦中的工商管理部门有一个人自杀跳楼的时候又被转租出去。此后,在无人问津美甲店,很多女孩来找美甲店的老板,都说见不到人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