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兜铃酸事件揭示的中草药毒性

2012年5月15日

http://www.scipark.net/2012/05/马兜铃酸事件揭示的中草药毒性/ 

作者:龙哥

中草药的肾毒性由来已久

1964年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吴松寒医生在《江苏中医》上发表论文《木通所致急性肾功能衰竭二例报告》,首次报告了两例因服用大剂量关木通(含马兜铃酸)导致急性肾功能衰竭。此后陆续有个例报告。1993年比利时学者报道100多名患者在服用含广防己的中草药减肥治疗后,出现进行性肾损害,105名女患者中有
70个病人需要肾移植或透析治疗。北京中日友好医院1999 – 2001 年间共收治了近
70 例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制剂引起的急慢性肾功能衰竭患者。

 

含有马兜铃酸的中药关木通

医学界称此类肾病为“中草药肾病”(Chinese  Herb 
Nephropathy,CHN),在国际上引起了轩然大波,中药一贯自我标榜的“纯天然无副作用”遭到了强烈的质疑。中国中医界极力缩小不良影响,将中草药肾病改称为“马兜铃酸肾病
” (Aristolochic  Acid  Nephropathy ,AAN)。此后,澳大利亚
、德国、埃及、委内瑞拉、英国、日本等许多国家和地区相继出现相关报道。同时也有研究表明,马兜铃酸还可导致输尿管癌、肾盂癌、膀胱癌等,具有较强的致癌作用。

各国药监部门的对策

1999年,英国药物安全委员会(CSM)建议应立即禁止使用含有马兜铃酸的植物药,同时英国医药管理局(MCA)也提出了对马兜铃在全英范围内进行暂时性禁用。

2000年,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
的报告称含马兜铃酸的产品为潜在致癌物和具有肾毒性,同时指出含大量马兜铃酸成分的药物服用后可引起急性毒性反应,但是含有低量成分的马兜铃酸在数年内可能没有严重的不良反应,但是最终可能发生严重的毒性反应,如肾功能衰竭。
FDA命令停止进口和销售已知含有和怀疑含有马兜铃酸的原料和成品,多达70余种中药材被列
人名单。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 (WHO)发出类似的警告,西班牙奥地利埃及
马来西亚菲律宾 、日本等国纷纷效仿。

中国药厂和药监部门的反应

中日友好医院及协和医院通过实验证实了龙胆泻肝丸可导致严重肾脏损害,并强烈呼吁停止龙胆泻肝丸的生产和销售。但国内药监部门、医疗机构、药厂对此都置若罔闻,坚持中药有自己的用药标准,强调只要符合《药典》就没问题。

面对国际国内的强烈呼吁,有关部门和厂家以掩盖、抵赖、狡辩对待这起中药丑闻,各大媒体均不得报道,置之不理。直到2002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内部通知“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中才提及马兜铃酸,但并未禁止也未向社会大众发出警告,任由不知情的民众继续服用上述药品。

2003年,新华社系列报道了大量服用龙胆泻肝丸导致肾脏损害的病例,直到此时,药监局才发出正式通知。而此时距比利时事件已经过去了十年,这十年间有多少患者遭受了厄运不得而知。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药监部门不得不取消了关木通、青木香、广防己的用药标准,但是还有多种含马兜铃酸的药物依然在使用。对于这些危险的药物仍然未进行任何毒性试验,国内外相关研究报道陆续证实了马兜铃酸的危害,但药监部门充耳不闻。

2003年170多位龙胆泻肝丸受害者集体起诉了同仁堂。同仁堂辩称:“龙胆泻肝丸是老方子,我们按《药典》生产,应该起诉药典委员会”。“单味中草药的毒性不等于复方中成药的毒性,这是中医药的基本常识”、“即使马兜铃酸已经被证明可以造成肾损伤,你也不能证明你的肾病就是龙胆泻肝丸造成的。”法院裁定,患者不能证实所患肾病“系服用龙胆泻肝丸所致”,结果当然是患者败诉。

哪些中药含马兜铃酸

中药材:自然界中含有马兜铃酸成分的植物主要为马兜铃科植物,共8属约600余种。我国产4属约70余种。马兜铃酸广泛存在于马兜铃科植物中,包括马兜铃属、马蹄香属、细辛属、线果兜铃属植物。

最常见的含马兜铃酸的中药材有关木通、广防已、青木香、马兜铃、木防己、天仙藤、汉中防己、理防己、川防己、木通马兜铃、寻骨风(绵毛马兜铃)、朱砂莲、细辛、威灵仙、青香藤、通城虎、南木香、管南香、假大薯、淮通、鼻血雷、白金古榄等。2003年以后,关木通、广防已、青木香已经被药监局禁止使用,而其余中药材仍然可以使用。

中成药: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仍然在销售的含马兜铃酸的常见中成药有保胃胶囊、喘息灵胶囊、二十五味松石丸、二十五味绿绒蒿胶囊、复方蛇胆川贝散、肺安片、风湿塞隆胶囊、肝畅胶囊、和胃降逆胶囊、鸡苏丸、七十味松石丸、七味红花殊胜散、祛风除湿药酒、青果止嗽丸、润肺化痰丸(鸡鸣丸)、十三味疏肝胶囊、胃福颗粒、消咳平喘口服液、新碧桃仙片、止嗽化痰丸、朱砂莲胶囊等。

这些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在特殊政策保护下继续销售,管理部门首先考虑的是对中药企业的保护而不是民众的健康。上海医药管理局一位官员说:“如果提高中药的标准,恐怕受损失的中药厂家就太多了。”

为什么数千年的经验不能保证安全

这些中草药虽然已经有上千年的应用,但由于人类的认知水平所限,近几十年才发现并确定了中草药有极强的肾毒性。中医甚至连肾脏的解剖和生理知识都是错误的,所以无法判断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导致的肾损伤。中医在历史上从来都不知道肾病的原因,也从来没有观察到器官、组织和细胞的病变。即便是现在,中医也不具备这些基本的认识和能力,必须借助现代医学和药物学的方法。因此,中医不能认识到中草药的毒性是必然的,但在现代医药学面前仍然抵赖就不是认识所限,而是利益所驱了。

药品具有毒副作用是公认的,西药上市之前必须要通过体外实验、动物实验、临床试验,确定其毒副作用和疗效。毒副作用必须有详细的实验数据和分析,并给出安全使用的范围。使用中一旦发现以前不知道的毒副作用则立即通报并再做深入研究,确认其隐患较大的则停止使用。

人们习惯性地相信一个说法:中药经过了千百年的实践,不会有什么问题。其实这是个典型的错误命题,千百年都没有做过病案跟踪、统计对照、毒性试验,即使再过千百年仍然发现不了问题。如果不是借助现代医学的方法,至今也不能确定马兜铃酸就是肾脏损伤的元凶。马兜铃酸事件说明,中药可能有毒而且中医本身没有能力鉴别。所有中药都不能以千百年实践作为无毒的结论。在这个世界上,千百年没发现而在近些年才发现的事情有很多,中药的毒性也是如此。

中药的毒性还有很多未知

马兜铃酸事件彻底揭穿了纯中药无副作用的谎言,中医药界不得不承认了中药的毒性,但辩称“是药三分毒”,“中药毒性可以通过炮制、复方配伍、辩证等方法避免”。其实这只是推卸责任的借口罢了,直到现在中医界仍未对马兜铃酸的毒性有过任何中医药理论方面的解释。

中医科学院一位专家指出:“很多人经常标榜‘几千年来,没有哪种中药因毒副作用被淘汰’,实际上被淘汰是必然的,如果只是因为是老祖宗留下的就不能淘汰,那么被淘汰的将可能是整个中医药产业。”同时专家嘱咐不要透露她的姓名,因为“以后在中医药界就没法做人了”。

我国的中药注册管理非常混乱,在全世界范围内,只有中国允许药品中含有重金属(因为只要限制,牛黄解毒丸等一大批中药均不得生产),只有中国允许草药中添加化学药品,也只有中国允许将成分复杂的不明物质(中药注射剂)通过注射注入人体。

由此可见我国对中药是何等的放纵和荒唐,至今还没有一种中药能提供疗效证据和毒性数据。中药行业的利益远远高于科学原则和人民的生命健康。既然药监部门不能尽职尽责,普通民众就应当提高自我保护意识。不仅仅要拒绝服用含马兜铃酸的中药,对于其它中药也应该保持警惕,没有必要冒巨大的风险服用未知疗效的任何药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