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卷二  啥?左秘书

 
左氏集团总部楼下一群人面带微笑的等着一辆渐渐停稳的车,没人敢怠慢了车上的人。车门打开,左天赐带着左军来到众人前,左军脸上少了那些颓废,只是眼神中还流露出一丝忧伤。

 
左军扫了一圈众人沉声到:“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在找一个人。今天我拜托各位帮我把她找到,谁找到她除了公司的奖励之外,我,左军欠他一个人情。”说完对着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这下人群哗然了。人情,这东西好啊,再说了左军的人情,左家单传的三代啊……这个可是个大人情啊。

 
顶楼董事长办公室里,左天赐看着左军说:“你回来的消息秦家应该知道了,当年秦家联姻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这也是我为什么同意联姻就非让你出国的原因,可怜了那个小丫头,她知道一切后直接选择了离开。这样你才会出国,左家和你才能周全”

 
左军苦笑一声:“呵呵,你不了解我么?秦家再耍手段,又能把我怎么样?我若没事,左家最惨也是和秦家鱼死网破。”

 
左天赐一个巴掌轻轻地拍在左军头上,瞪了他一眼说:“枉费你爷爷从小教你钓鱼和弹琴,忘了他怎么教你的了。还真以为那年写了几个破策划就真是天才了?”

 
左军珊珊一笑不好意思的回到:“钓鱼除了技巧最主要的耐心,弹琴吗,要掌握好节奏和力度。不论什么事,有耐心掌握好节奏,用力恰到好处,绝对不会败。败也不会败得太惨。”

 
左天赐回到座位点了一只烟递给左军一支,望着窗外说:“报纸,电视,网络,人力,能用上都用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当年本来打算安排那丫头去京都的,她执意如此,怕你冲动。结果你……唉,算了,不提了。”

 
说完按了一下桌子上的一个按钮,门外响起来敲门声。“进来吧。”一个职业套装的秘书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缺没进去也没说话。“李秘书,这孩子你带他去熟悉一下公司的环境和部门职责,以后你多带带他。从今天起让他去你们秘书部先混着吧!”左天赐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李秘书不可思议的看看左军,再看看左天赐,意思是:老板您别逗我了,您让一太子爷级的去我们秘书部混,我们那新人都是端茶倒水,扫地打杂的啊……左天赐微微一笑,淡淡的说:“按我说的去办吧,他就是欠收拾,先磨练磨练性子吧。”于是乎,左军第一份工作诞生了——秘书部新人。

 
李秘书无奈的带着左军离去,左天赐去呵呵的笑了起来。边笑还边嘀咕:“让你小子去这里秦家才会放心,我也比较省心。哈哈哈……哈哈!”说着竟大笑起来。

 
左军跟着李秘书来到秘书部一进门就傻眼了,满屋子的女秘书各自忙碌,就他一大老爷们还不知所措啊。李秘书歉歉地对左军说:“左先生,秘书部的工作基本上都是稳定的,您也不需要做什么。您的故事我们都知道,这里我们忙就可以了,您可以去寻找您一直找的那个人。下班前记得回来就可以。”一听到这话左军转身就往电梯走去,却被李秘书一把拉住了。

  李秘书从墙上的钥匙扣里取下一把车钥匙递给左军:“开这车出去,走侧门。
。”左军略有所悟,点点头,走进了电梯。

 
东区的童装店里,苏欣懵了,呆了,今天都好几个人说她有点像那个铺天盖地的寻人启事里的苏欣。呃……现在她改名叫孙香菊,一个有点大众,有点俗气的名字。

 
她也明白几分缘由,应该是他回左家了。嗯,他是应该回左家的,那里才能体现他的能力和雄心。可他为什么费这么大的周张来找自己,为了那份爱情?为了自己?为了小易?不对,他都应该不知道小易的,当年分开后才发现自己怀孕的。算了,不胡思乱想了,还好自己改了名字,孙香菊,这个俗套的名字和清秀的人有点不搭配……毕竟十年了样貌有些改变,名字的差别,再多一孩子。找到自己没那么容易吧……呃……吧!

 
左军离开了公司无所事事的来到了城市广场的花圃边,花还在开,他的心却没那么低沉了。有了家里的帮助,金钱的效应,相信只要苏欣还活着就一定能找到她。嗯,她肯定得活着,她还没陪我走完这一生呢!

 
“哟!这不是左家的大侄子么?怎么今天第一天回归左氏就跑出来遛弯了?”身后传来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左军回头一看,原来是秦家当代总裁秦远山带着几个人站在他不远处。

 

左军撇撇嘴笑到:“是秦叔叔啊,您现在不是应该在开会,开会继续开会的么?怎么有兴致跑这地方放风来了。”

“呵呵,我只是路过,看到大侄子在这发呆,所以来关心一下。”

 
“哦~,路过啊。谢谢秦叔叔关心了,我只是上班无聊,出来透气的。您不知道啊,因为流浪十年了,怕我出什么乱子就投放到秘书部了。而秘书部那些莺莺燕燕,嫌我身上流浪久了有股怪味道,就让我出来透气了。”

 
秦远山眼睛一亮,眉毛一挑说:“秘书部?我没听错吧?左家大少爷去做秘书?你老爹真这样安排你?”在左军连连点头下,秦远山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

 
左军超秦远山拱拱手说:“秦叔叔,我还有事儿,就不陪您聊了,您老注意风大,秋风凉,别着凉了!”

 
秦远山呵呵笑着对左军挥手:“去吧,我没事。倒是你,实在不行的话,来我这,最起码我安排个副总给你。”

 
左军微笑说:“我就先谢谢秦叔叔了,不过您知道我老爸那脾气,我要是去了估计第二天上班就得坐轮椅去了。”

 
说罢左军朝着广场中心走去,而秦远山和身边的人嘀嘀咕咕,呵呵的笑着也上了车。广场中央是个喷泉池,不过早已没有开放喷泉了。池子里的水还是很清澈,一圈坐了不少休息或看书看报的人。

 
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左军拿出电话拨了出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十年了,这个号码从来没有打通过。叹口气把手机放回,点一根烟,深吸一口,看向那片金黄的菊花。

 
秦澜目瞪口呆的看着父亲:“秘书部?流浪久了身上有臭味?”再和自己脑海中十年前那个雷厉风行,亦正亦邪的帅小伙一对比……我去,这不可能。

 
秦远山拿起电话:“喂!你好,左氏集团吗?我找左军,请问他在哪个部门啊?”对面的声音传来让所有人眼镜都要掉了:“您找左秘书啊,不好意思他不在,他旷工了,估计就算回来也要去人事部培训公司规定了。所以今天他不方便接您的电话,您可以在下班后找他。”

 
咔咔咔……还真掉了两个眼镜啊!左秘书,旷工,培训……这几个词语和左军大少连接上,那叫什么?还传言说十年前左家幕后的策划者,天才的左家少爷。就这水平,就这模样?骗子啊,都是骗子啊,左家太会忽悠人了,这样天才啊,满大街都是吧!

 
秦澜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说:“这个家伙没那么简单,别被外表给蒙骗了。”秦远山冷声说:“算了,就当个笑话,一笑而过吧。他还嫩了点。”

 
左军开车漫无目的转了几圈回到公司,一进大门就被前台叫住了:“左秘书,由于你上班时间私自外出,无故旷工。董事长下令让你去人事部培训公司员工规定。”

 
左军一愣:“啥?旷工,人事部培训?”在前台妹妹很认真的点头下,左军无奈的向人事部走去。顶楼的办公室里又传出了一阵大笑的声音,左母怪嗔到:“小军刚回来你就这么折腾他,你不怕他生气么?”

  “生气,他生什么气?他要是明白了还高兴呢?”左天赐笑着去哄左母了。

 
左军呢,则是真正的呆在一个小会议室里拿着一叠文件,名曰《左氏集团员工管理制度》在细细地品味着……

  (卷二结束)

下一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