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01

丹丹四年前从一个三线城市的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一个四线城市的国营企业里上班。

当初企业来学校招人的时候,丹丹听他们介绍,只知道是去一个牌子很响的央企企业。以父母的老观念,能进国企工作,总是比较稳妥可靠的。丹丹其实只想留在城里,可临近毕业,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单位。他当老师的爸爸坚信国企比私企好,她拗不过爸爸的脾气,无奈信了爸爸的话,背上行李,同另外两位女同学一道,坐火车,转汽车,终于来到这个离城市40分钟车程的单位所在地。

下了长途汽车,丹丹放眼远眺,发现这真是一个偏远的小镇,离城市十万八千里城市。明明就是一个乡镇。街道两旁都是人行道尽是厚厚的灰尘,身边走过的都是一些那些讲着本地方言,一身尘土的老乡。

她跟她的同学一道穿过一个十字路口,再走到不远处工厂大门口,只见门框上用陈旧的铁皮写着“某某集团的某某冶炼公司”,远处的办公楼是一栋老旧的清水墙面,有些历史的两层楼,只见穿着蓝色的工装办事员在门口进进出出。

这就是爸爸坚持要自己来的国营企业,看着四周几栋矮房子躲在几颗大树的绿荫之下,她都不敢相信在全国中字号里排名500强以前企业,原来并不是高楼林立的现代化厂房 
,这样的景象跟那些资金断流的落后企业没有两样。丹丹的眼神停在那栋楼房上,似有失望的情绪引上心头,她呆呆的发了一下楞,再回头看看自己来时汽车,早已绝尘而去,老海里的城市里繁华和喧嚣,已远远的消失殆尽,心里涌现一种五味杂陈的感觉。

02

很快,丹丹就开始了自己的工作。首先被分配在一个机电分厂跟一般工人师傅们学做工。比如跟老大姐一起学焊工,做了三个月。师傅们看她长着一张圆乎乎的脸,说话声音吐字还像一个中学生,一双白嫩的小手,一看就是没有力气的人,估计她吃不了这碗体力饭,对她说:“小姑娘,这活不是你干的”,建议她去找领导从事办公室的文员工作。

正巧公司正在搞扩建,需要她这样的学习分配来的小姑娘写写文件,打打杂。她被调到工程建设指挥部。在这里她从打杂做起,刚开始也就是上班前帮老同志搞搞卫生,泡泡茶,月底帮着办公室的人写写总结,跑跑腿打印文件,虽然在办公楼没有歇气,成绩却看不见,在别人眼里,这小姑娘似乎做不得什么正经事情,她辛苦了几个月,还没有得到一个肯定,心里也着急,这样下去,怎么会有长进呢?但是在大学里所学专业知识基本没用上。

一年后,公司里调来了一个年龄大的专业技术比较强的阿姨,任她的直接领导,从事整个工程建设的投资控制工作。她才在这位阿姨的悉心带领下,开始从头学起,慢慢锻炼,日积月累,终于一脚踏进了专业学习的门槛。

两年的时间,投资三十亿元的工业厂房拔地而起。丹丹跟着师傅从建设期做到了生产运营期,两个人也辛辛苦苦工作满负荷的工作了2年多的时间。她在师傅带领下,撰写了一系列的工程管理制度,规范投资控制手段文件,经常第一时间带领中介公司踏勘现场,走访市场考察各类建筑安装材料,在办公室埋头电脑核算工程造价。

新单位为了降低人工成本,一直控制定员。在技术人员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丹丹和师傅每天工作起来,忙得像一条狗,马不停蹄,一天之内,可以接受二十多个文件,又有成堆的文件要发出去,周而复始,看着一堆站在桌子前的等着办理业务的人,吵吵嚷嚷的,真是有一种想逃离的感觉。

周末加班是常态,也没有谁提加班费的事情,似乎这是不该提的,无偿工作成了一种习惯,工作强度比私企还私企。记得有一年的中秋节前夕,一个周末的傍晚,为了审核进度款支付文件,一大堆数据摆在桌子上,施工单位的人吵吵嚷嚷的,等丹丹一直工作到晚上九点,才吃上饭,这个时候她已经是饥肠辘辘,累得直不起腰了。

这样的职场工作强度,让她应接不暇。忙,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内容。

03

丹丹读大学前,来自一个离单位2000多公里的陕北小城市,那里有她的爸爸、妈妈和弟弟妹妹。自从她来到南方读大学,扎根南方这个小乡镇工作以后,回家一次就是一个奢望,无奈只能等待过春节了。

偶尔想家的时候,就跟妈妈打打电话,跟妈妈诉说一些单位的乱七八糟的小事情。间或跟妈妈讨论一下回家找工作的想法。可是,妈妈总是安慰她安心工作,没有找到另一个国企之前,不要轻易离职。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丹丹就毕业四年了。在这偏远的地方,每天从早累到黑。丹丹和她的师傅在这个边远小镇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工作占据了她们大量的生活内容。

值得庆幸的是,丹丹由一个从大学毕业的新生,成长为单位的能够独当一面的中坚力量了。无疑,辛苦工作几年,换来了自己快速的成长和进步。

如今丹丹已经是一个27岁的姑娘了。按家乡的规矩,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她偶尔也会搜选一下身边的青年男子,她不喜欢爱抽烟喝酒的男生,也不喜欢没有上进心的男生,更不喜欢没有理想,没有追求的男生。可是,她工作在这样一个地方,白天和晚上的时间都花在工作上,除了这个女领导,她就几乎没有别的朋友,别说是适龄男青年了。又到哪里找得到符合条件的?

再说她一直心意不定,她不甘心一辈子守在这个偏僻的乡镇,她一直进城的想法。如果在当地安家,就不可能走出这个乡镇了。说什么也不能在这里找一个男人。每一次过春节回家,妈妈总是催问她的恋爱问题,让她不好如何回答。

一个远离家乡的年轻姑娘,就像一叶飘散的浮萍,没有地方生根。四年的职场工作收入也就是糊口,未来在那里?丹丹想到这里,心里一片茫然,就像一群猴子爬树,抬起头看到的永远都是别人的屁股?你追我赶,大家仍然辛苦的爬着。。。。。

04

丹丹发现跟她同路一起分来的两个女同学,过上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一个女孩找了本地的男人,结婚生子,两年之内迅速的完成了人生几件大事,他们安于了现实的生活,可这不是她想要的。另一个女同学,因为不甘于在这污染严重的小乡镇过一辈子,考上研究生,又回到学校继续深造去了。

丹丹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同学的不同命运,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未来。她不想跟那位结婚生子的女同学一样,永远呆在这里,她一定要走出这个小镇。

她在心里无数次的呐喊,我要出去,我要进城,我要穿漂亮的衣服,我要吃好吃的东西,我要过城里人的生活。

内心有憧憬,心里有目标,丹丹不断的给自己打气,这样工作起来才更有干劲。

首先,努力养活自己,学好技能;其次,就是发奋读书,她选了一个周末,进城买来了自己的要用的参考书,自己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两年之内,先考工程师,然后考国家注册造价师、一级建造师。

有个人说过:“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独门武器,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支点,用来撬起自己的人生”。对命运,既不能屈服,更不能盲从。

想到这里,对未来,丹丹的头脑仿佛有了一个模糊的未来,她努力朝着那个目标前进,才会实现自己所要的人生。

图片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