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飞听到叶文华的电话之后,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啊叶文华同志,我这边正在开会呢,抽不出时间啊,这样吧,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向张县长汇报吧。”

说完,刘云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像叶文华这种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平时依仗着背后有人,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现在看到危机了,就想要见风使舵,对于这样的人,刘云飞是最看不起的。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忙音,叶文华面如死灰。他没有想到刘云飞竟然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但是此时此刻,叶文华非常清楚,自己要想从县纪委的调查中解套,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刘云飞出面说服喻忠心撤兵,否则的话,喻忠心根本不会给其他人的面子。

想到此处,他立刻拿出手机,给刘云飞发短信:“刘县长,在这里我向您诚挚的道歉,昨天由于我的不当行为让您很没面子,这是我的不是,我已经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这就命令手下的干警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对全县传销窝点进行摸查,我保证一个星期之内给您摸查结果,同时,我们县局会立刻按照您在文件中部署的任务去坚决执行。刘县长,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能够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发完短信之后,他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回信。

叶文华的脸sè更加难看了。他知道,刘云飞对自己已经彻底无视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叶文华惨笑两声,早知如此,他就不应该那么着急的去拍张家栋的马屁,故意去为难刘云飞。

他真没有想到,这个刘云飞这么yīn险,竟然根本不给自己任何机会就动用喻忠心这个王牌来收拾自己。

想明白此事,他叹息一声,心中盘算了一下,此事,也只能等上常委会上讨论的时候才能扳回来了。既然如此,还不如让喻忠心这边快速立案呢,因为一旦立案,就得上常委会讨论,就得需要向县委领导汇报,张家栋那个时候就可以想办法帮助自己把这个案子给拦下来了。

此刻,他只能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张家栋的身上了。他已经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

想到此处,他打开房门,看向喻忠心说道:“喻书记,我会配合您的工作的,但是我也希望县纪委能够秉公执法,不要冤枉啊。”

喻忠心微微一笑:“你放心,我们县纪委绝对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顿了一下,喻忠心又说道:“当然了,我们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采集了叶文华的血液样本之后,县纪委的查账也已经有了结果,发现180万的专项资金除了2万元左右用于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建设运营之外,其他的资金都已经神秘的消失了。

拿到审计结果之后,喻忠心立刻给刘云飞打了个电话:“云飞,本来我打算等到血液样本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再对叶文华进行立案侦查,但是现在看来,仅仅是这180万专项资金神秘消失的事情就足以对其进行立案侦查了。”

刘云飞点点头:“是啊,那就向县委汇报,立案侦查吧。”

第二天上午9点,例行常委会开始。在其他人都汇报完工作之后,喻忠心拿出了一份文件:“各位,这是我们县纪委根据一些举报材料进行初查之后得出来的结论,我们现在基本已经确定,叶文华同志在老干部活动专项资金的问题上存在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同时,我们已经核实了叶文华同志存在作风问题,他在外面养了2房小老婆,其中一房已经承认叶文华为她买了房子,给叶文华生了儿子的事实。目前,血液样本已经采集了,正在进行DNa检测鉴定,所以,现在我们县纪委决定,对叶文华进行立案侦查,并采取双规行动。”

“双规?我看没有这个必要吧?”张家栋皱着眉头说道。

喻忠心看向张家栋:“张县长,为什么没有必要呢?”

张家栋道:“据我所知,在老干部活动资金的问题上,叶文华应该没有中饱私囊,他跟我解释过,这笔钱虽然是挪作他用了,但也是实实在在用在公安局的实际工作中去了。”

喻忠心道:“为什么我们从账面上没有看到呢?”

张家栋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可能他们做账的时候出了一些事情吧?之前他跟我汇报说,这笔专项资金主要是用在打击传销团伙上了,仅仅是每个月县公安局以及下属各个派出所出动针对传销团伙的案件次数就不下500起,每次出警不需要动用警车?不需要出动人员?每次出动不需要资金支持?

但是,我们县公安局里的开支预算中是没有针对打击传销这笔专项经费的,叶文华同志作为分管打击传销的副局长,挪用一下资金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喻忠心摇摇头:“张县长,如果他们有正常的账目信息,即便是挪用了,也可以理解,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笔钱不见了,去哪里了需要调查,也没有任何账目可以证明这笔钱被用在了打击传销上了,我们县纪委工作是要讲究证据的。而不是听他那么一说。而且,他的作风问题也是我们要双规他到底一个前提条件。第一,他养了两个小老婆,每个小老婆都有一套房子,还都是县城中心区域的高档楼盘,面积都在200平米以上,那两个小区的楼盘均价都在5000元以上,每套房子的价值都在100万元以上,两套房子就价值200万元,那么我想要请问,以他一个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他的工资能够支撑他购买这两套房子吗?还有,根据我们调查的结果显示,叶文华的这两个小老婆一个开的是奔驰车,一个是宝马车,这两辆车也值不少钱吧?这些钱又是哪里来的?”

喻忠心说完,整个会议室内一片沉默。

张家栋眉头紧皱,他对于叶文华有小老婆的事情也是曾经听闻的,但是却并不知道她们住的大房子,开的是豪车,他一直以为叶文华只是风流一些而已。

但是却没有想到,叶文华竟然有如此严重的经济问题。本来,他还打算把叶文华提拔起来呢。

这时,刘云飞又说道:“我认为,叶文华的问题不仅在于经济上和作风上,在工作上,也很有问题。大家都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打击穿着指挥办公室上,事先已经和所有办公室成员一再强调,开会不能迟到,工作不能耽搁,但是,我一个星期之前部署的任务,其他大部分同志都已经做完了,但是唯独叶文华和刘昆朋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且,我去县公安局调研的时候,叶文华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以谎言欺骗,说什么他们县公安局已经展开大规模的摸排工作,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展开,这是什么工作态度?这是一名县公安局副局长应该有的工作态度吗?这算不算是玩忽职守?还有县工商局的刘昆朋同志,我虽然没有去县工商局调研,但是,我部署给他的工作他并没有完成,而且首次会议的时候,我们会议结束了才到场,所以,我不仅支持喻忠心同志双规叶文华的行动,而且我建议,对刘昆朋的行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至于什么处分吗?我看就是行政记大过处分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吧!“

刘云飞说完,张家栋有些不满了:“刘云飞同志,你这两个处分给的太过分了吧,你这样处理的话,别人会认为你是在公报私仇呢?”

刘云飞摇摇头:“张家栋同志,你错了,我和叶文华、刘昆朋之间没有任何私怨,我们之间是领导与下属的关系,不尊重领导、不执行领导部署的工作,这种行为,算不算违反组织纪律?如果这种情况都不处分的话,那么今后是不是可以这样,你张县长交代给我的各项指示、工作我可以拒绝执行?而你还不能处分我?这样的状态你认同吗?如果你认同的话,我可以不处分刘昆朋和叶文华。”

这次的反击够狠的。

一句话怼的张家栋张了张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这个时候,别说张家栋了,就算是其他县委常委也好再张嘴了。开什么玩笑,刘云飞人家已经退无可退了,人家都已经只把注意力放在打击传销指挥办公室了,如果你还是要让人家没有权力可以去实施,下属不听话的话,那么刘云飞这个常务副县长干起来还有什么意思?

这时,骆成昆说话了:“我看刘云飞同志的这个处分建议还是比较合理的,我认为,不管任何时候,我们的党员干部都必须要讲究组织纪律,必须要遵守干部管理制度,对于上级的话必须要遵守和执行,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吗?当然了,张家栋同志的顾虑也是有些道理的,刘云飞同志的处分有些重了,我看啊,就直接给他一个行政记大过处分就可以了,党内严重警告就不要给了。毕竟,我们要给同志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不是吗?”

刘云飞听到这里,心中一阵感叹。现在的骆成昆,已经完全失去了一个县委书记应该有的锐气,这是在和稀泥啊。让双方各退一步,他掌握平衡,确保常委会正常运作。

听到这里,张家栋冷冷的盯着刘云飞说道:“骆书记的意见我同意,就是不知道刘云飞同志同不同意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