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上级指令,这个周末就要起程去鸟巢当苦力了,虽然这种工作通常都是新入社的实习生们专属的,但本着“人善被人欺”和“杮子捡软的捏”这两个亘古不变的真理,个人还是华丽丽的被派遣出去。于是,基本每天不变的,俺都在茶水间和几个好基友依依惜别一番,终于,量变产生质变,今早画风大变,她们说:你怎么还没走哇,你到底哪天走啊。咳,这个就是传播学中“信息过载”概念的既视版了。翻译成白话就是什么东西也架不住天天说,远看祥林嫂,近观电视机。举个真正个例,个人就是因为受不住电视里成天各种抗日神剧实打实的刺激,每天逆向操作的果断去看宣讲日本战国历史的纪录片了。

当然,选战国纪录片而非时尚日剧看也是出于个人兴趣。虽从不玩游戏,但对于战国历史一直很感兴趣。算起来是N年前看了讲春日局的《大奥》后开始的,或许这也称的上是个文化侵略成功的案例!?

因为每一集的信息量都很大,的所以只能专门就某一集来谈看法,刚看完讲石田三成那集,感想还是蛮多嘀。

做为一个长期在工作上“拎不清”的愚人,个人对三成公一向是很敬仰嘀。你看人家可真称的起是刚柔相济,软硬兼具(木有写错的)。讲软实力,

就是我们这边常说的“会来事儿”,请看三杯茶的故事,体贴上意的功力真是无与伦比。啊不不不,你当人家是张易之、张柬之兄弟那样吃软饭的吗?事实上,人家是有硬功夫嘀,且不说其统筹规划、行政管理、财务审计方面的深厚功力,光看他发明出一套简明清楚的财务管理办法,就可被称为古版王文京了哈,更不要说他发明的这套方法从历史记载上看更接近现代的ERP系统啊喂。真是个有本领的人呐,为表达个人的崇敬之情,俺还把部门记账本(登记同事们的交通费用呐、通讯费啦)的封面上盖满了大一大万大吉的徽章。当然,俺个人的稿件汇编上盖的可是葵纹喔,看着自觉得比十二瓣的菊纹好看。在离题万里之远后说回纪录片吧,单从这一集看,就能发现这套纪录片拍的还是很客观的,客观者不是在于其为石田翻案,找了历史教授来分析当年的战场形势等等,主要是片子做的认真细致,史料引用到位,专家分析到位,主持解说到位。尤其有很多小细节,对于俺这个看过N部大河剧,读过N本战国史的人而言,居然都有新鲜感。比如说,丰臣秀吉初定天下后丈量大名们下辖土地一事,这个按照正常人的逻辑就不该去,如果被上司派去,请参照电视剧《雍正王朝》里很忙的四爷用泡冰水浴的方法致疾一集中展现的具体操作方法,主题就是“如何完美的泡病号”。可是为报答丰臣秀吉的知遇之恩,三成不仅去了,还真刀真枪的干了一场,还成绩显著的整出不少瞒报土地来。这真是,真是让人无话可说,个人看到这里时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晁错哥,那个下场愕,第二个自然是商鞅了,你看秦孝公死后商就,掩面,不说了。切合三成公当时的实际情况讲,这件事也为其身为文官首领,与武将(大名们)在本就已经很紧张的关系上进一步深化了矛盾,加强了误解,拉升了仇恨值。要不后来到了拥秀(秀赖)反康的关原之战的时候,这位大爷叫谁谁不动,找谁谁不从呢,仇恨的草籽打从当初就种下了一直在疯长啊。到了关原之战的时候,用赵老师的语气说,那就是:又到了交配的季节,啊不,是到了收获的季节。于是就,悲剧了,END。

好吧,以上既是个人的真情实感,也是以目标为导向展开的空想。如果当年三成大胜,那么历史学家们可以说,因为三成是个赏罚分明、令行禁止之人。比如当年的清查土地事件,就充分证明这点,而且在大名中间竖立了很高的威信,所以大家都认他当老大,到关原之战的时候三成登高一呼,底下和声一片,BALABALA。所以你可以说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也可以说是用结果书写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