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为了进一步盘活存量信贷和防范金融风险,银行的不良处置一直在加快。不良贷款核销后,商业银行将能释放更大贷款空间,为更多企业发放新增贷款,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引发监管层担忧的是,未来银行业不良率可能会攀升至2%~3%,但不良处置效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银行要充分利用银行盈利较好条件,进一步加大利润核销不良贷款的规模和进度。

  不良贷款连续十个季度反弹,让银行的资产质量保卫战愈演愈烈,虽然从去年开始,银行已经加大了不良资产的处置。但在监管层看来,不良持续回升的压力下,这个力度显然还不够。

  日前,银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本报发表署名文章,认为目前不良处置力度仍显不足,并把这看作是银行业不良贷款上升的几个原因之一。

  不良处置逐步加快

  中国银行业的资产恶化情况仍在蔓延,不良贷款持续增加且风险扩散趋势比较明显。开始由从长三角地区向珠三角和其他沿海地区及中西部地区扩散,从钢贸、光伏、船舶等行业向上下游行业和关联产业链蔓延。

  不良贷款给银行业带来风险的同时,也无法正常发挥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监管层今年也在多个公开场合表达了对有限的信贷资源被一些“僵尸”企业长期占用的不满。阎庆民称,“由于借款人违约,长期占用有限的信贷资源,导致其他效率较高的经济单位无法获得有效的信贷支持。”

  而为了进一步盘活存量信贷和防范金融风险,银行的不良处置一直在加快。不良贷款核销后,商业银行将能释放更大贷款空间,为更多企业发放新增贷款,增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五大国有银行去年年报显示,五大行2013年核销的不良贷款额度达到591亿元,据媒体报道,创下10年以来最高水平,增速为2012年的227%。

  多家商业银行在今年一季报中均称,加大了不良资产核销的力度。进入二季度,处置力度表现得更为明显,有媒体统计,招行在其网站上先后四次公告、公开竞价转让零售不良资产共计约2.37亿元。另据记者了解,某大行或将在8月初在全国20个地区集中推出一批不良资产包。

  同时,几家国有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刚刚披露的半年业绩,也从侧面反映出今年不良处置的力度。截至7月22日,中国华融利润同比增长57%;长城资产同比增长45%;东方资产同比增长39%。

  核销手续亟待进一步简化

  据了解,银行目前处置不良资产的方式主要分为内部处理和外部处置两种,“内部处理主要是核销,目前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是期限重组;外部处置主要是通过资产管理公司或交易所挂牌转让,这是不良资产的三种通常处理方式。”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引发监管层担忧的是,未来银行业不良率可能会攀升至2%~3%,但不良处置效率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阎庆民提出,银行要充分利用盈利较好条件,进一步加大利润核销不良贷款的规模和进度。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核销贷款的审批过程非常复杂,需获得董事会批准。而且下面的分行通常没有权限,所有不良核销都必须报到总行。通常情况下,银行需要一系列证明材料来认定这笔贷款彻底损失,才能允许核销。

  “核销毕竟手续繁琐,而且从贷款逾期到最终核销的时限较长,从盘活存量来讲,效率并不高。”有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情况下,银行选择通过贷款展期或者期限重组等方式,让企业借新还旧,在回收一部分贷款的同时,还可以掩盖部分不良贷款。

  但这种做法其实是变相拖延,将风险滞后,长期来看难以为继,商业银行也一直在呼吁简化核销程序。

  近年来,财政部等相关部门已对不良贷款核销政策做了大量的简化和修订。今年年初开始执行的《金融企业呆账核销管理办法(2013年修订版)》,在核销条件和内容等方面都大幅放宽,涉及小微企业、涉农贷款、个人经营贷款等6项核销条件。

 
 新规给予了金融机构更多的操作空间,缩短发生破产或清算后银行核销不良的等待期,在债务规模与日俱增的背景下,有利于银行清理坏账,增加贷款。但由于在
财税政策上自主核销标准不能作为税前列支核销的标准,且各地税务部门对税前列支执行标准不一,业内普遍认为对银行的影响不大。

  上述人士表示,核销的要求比之前有所放松,但外部繁琐的司法程序和复杂的核销标准依然需要优化,建议国家相关部门进一步放宽不良贷款核销条件,主要是缩短对于追索时限的要求,简化相关审核材料要求,统一核销税前列支条件。

  阎庆民也表示,银行业要主动与财政、税务部门积极沟通,“争取更加灵活的不良贷款核销自主权和配套的税收政策。”

  不良处置生意难做

  除了核销,监管层也鼓励金融机构通过出售、转让等途径来处置不良资产。各家资产管理公司都把处置不良资产作为今后发展的主业。此外,随着各地金融资产交易平台的设立,银行不良资产的处置途径正在不断拓宽。

  去年十月份,农行就在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推出了11宗抵债资产及99宗金融资产,总额约69亿元。今年以来,不少银行也开始尝试通过公开的金融资产交易平台转让债权。

  但对于这些转让的不良而言,处置的规模和效率也有待提升。虽然大有机遇,但生意难做是这些不良处置机构或个人的普遍困扰。

  一位资产管理公司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现在市场对于银行不良资产的预期都是会持续反弹,但是现在释放出来的不良资产包还不是特别多,去年到今年只是长三角地区的不良资产业务量稍多一些。

  “所以,现在不良资产收购是卖方市场,银行掌握主动权。这种情况下,市场竞争很激烈,上半年江浙地区资产包的平均成交价为资产价值的40%~50%,有的最高甚至达到70%。”该人士告诉记者。

  据了解,目前资产管理公司的资金平均成本在7%左右,上述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表示,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高价收购来的资产包第一年基本不可能回收,这么大一笔资金光利息就不少,因此也考验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

 
 一些金融债权纠纷,在地方政府介入下要走漫长法律程序,抵押物执行难度加大,不良一直好几年不能处置。“而且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市场存在着很多不确定
性。”上述资产管理公司人士表示,因此几家资产管理公司在年中工作会议上,都不约而同提到重视风险管控,要做到风险全防范。(金融时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