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才看到河南尉氏县30余名学生被迫卖淫的新闻,原本要外出,却因为这个新闻呆坐了好久,新浪微博的大v不知何因,把相关微博都删了,也有网友表示自己的帖子被删了。忽然间我发现,这些所谓的媒体,所谓的宣传渠道不过是某些利益指向的媒体。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特别向往媒体工作,那里代表着公平与正义,所以一放学我就飞快的奔跑,只因为要看新闻节目。

后来有幸到报社实习,新闻梦想却离我远去。带我的老师是报社最牛的编辑,为了安全起见,他只写生活中微小的善事,记一些随笔,美名曰:弘扬社会正能量。

再后来,因为一位记者报道了一篇房地产老板拖欠员工工资的新闻,而这位老板恰好是市里某位领导的亲戚,于是乎,新闻爆出的当天这名记者被主编开除了,报社所有的人都在骂他傻,真傻!

却没有一个人说要做一个符合事实的新闻报道者,就在那一刻,我对新闻的爱和热情彻底蒸发了,我感到人性的一股冷漠和荒凉,我觉得我和新闻的距离错落着一个世纪的距离。

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我们发的照片要ps,我们的新闻但凡尺度大一点就会被撤下来,我们粉饰太平的能力似乎与生俱来。

事情再回到1年前,大学生贷款事件被闹的沸沸扬扬,我也发表了一些评论,正是因为这些评论我在两个媒体的号被禁了,现在依然无法注册。

可我们仍要坚信媒体是具备改变社会的力量的,我们并非无能为力。

2003年的孙志刚被护工和同房病人殴打致死事件被许多媒体详细报道,并曝光了许多同一性质的案件,接着先后有8名学者上书人大,要求就此对收容遣送制度进行违宪审查。2003年6月,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签署国务院令,公布《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

媒体与公众,政府与学者,民意与决策是良性互动的,各方力量汇聚起来,最终能撬动黑色的现实。

所谓的媒体要弘扬社会正能量,不是我们把不好的统统掩盖,而是在我们面对那些不好的事情有应对的能力;所谓的弘扬社会正能量不是只要去报道好的事情,而是我们在面对不好的事情有替正义或不公有发声的能力。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是故为川者,决知使导;为民者,宣之始言”。我们以为只要媒体的闸关上,民众真的不说了,因为这些话都化成了心中一股的怨气,化成了对生命和人性认知的一股荒凉。

如果媒体在严重的恶性事件上都做一个冷漠的看客,那么社会的沦丧必有媒体一份功劳。媒体就好比群众看社会的一双眼睛,所报道的每一个事件都是对社会舆论的引导。

为什么我们人民群众只关心明星出轨,明星搭配的新闻,这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明星八卦占据了所有各大媒体的头条,我们的视觉就此盲目了,我们为此都病了。

河南尉氏被迫卖淫案从知名企业家到市人大代表都有涉及,牵涉到这样的新闻全被跑到了火星,可是我们又何曾发觉当我们不正视错误,以后谁还去相信媒体,相信政府,相信企业家,媒体才是信任的出口。

倘若以后的媒体都是闷头赚钱,制造娱乐的无情机器,我决定对所有的媒体都取消关注。

我竟无言以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