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8.13)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通译】

       
孔子说:“坚定信念并努力学习,坚守完善之道,危机之国不进入,动乱之国不居住。天下有道就出来做官,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国家有道而自己贫贱是耻辱;国家无道而自己富贵也是耻辱。”

【学究】

       
这是孔子教导学生的为官之道。首先要坚定信念坚持学习治国之道,不管天下处于何种局势,学习一刻也不能放松,良才必有用武之处。

       
孔子教导学生都是安邦经国的治国之道,用儒学思想来规范管理国家,而对于武力并没有多少方法,所以提出“危邦不入,乱邦不居”的思想,可见孔子思想可以锦上添花,难以雪中送炭。

       
天下有道时需要管理国家的人才,那就出来协助国君理顺社会规则,治理国家;一旦天下无道就隐居不出,免得自身处于刀山火海。这和墨子,老庄思想完全处于不同的境界。

         
国泰民安时,自己不能做到富贵是一种耻辱,也就告知要富国富民也得富裕自己,否则就是一种耻辱;当然,国家动荡而贫瘠,自己且富得流油也是一种耻辱,因为发国难财总归会搞得身败名裂。

       
孔子这种顺风得手,逆风难受的思想,也是一种理想主义。纵观古今中外,没有战争和纷争的时刻有没有呢?从来没有。也许局部可以做到,天下大同真的太难,孔子思想也许违背了自然性。

【原文】(8.14)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通译】

        孔子说:“不在那个位置,就不要考虑职位上的事。”

【学究】

       
孔子这句至理名言,发人深省。春秋时期,犯上作乱的事时有发生,导致礼制崩塌,社会动荡不安,民不聊生,诸侯纷争。孔子看到这种现象,使其政治理念难以施展,便有了这样的感叹。

       
这是一个职位职能归属的问题,在什么位置做什么事说什么话,才能清晰管理路径,做到人事责权利分明,才能协同组织共同完善管理制度和完成管理目标。这在现代企业管理中特别有效,大多数企业管理出现扯皮的现象都是职能不明所导致的结果。

       
当然也有人说孔子这种思想是消极的。说到底,这种思想的现实性比较现实,参政议政是所有权和执行权分离,一旦混乱就回出现人浮于事现象。

【原文】(8.15)

        子曰:“师挚之始,《关雎》之乱,洋洋乎盈耳哉!”

【通译】

       
孔子说:“从太师师挚演奏序曲开始,到最后演奏《关雎》结束,丰富而优美的音乐在我耳边回荡。”

【学究】

       
这里突然讲到演奏音乐的事,似乎和前面所说的并没有连贯性,这就是《论语》这种语录体文章的特点。仔细揣摩,还是有必然相关性,儒学提倡善始善终,提倡和谐共处,通过欣赏音乐的方式来表达治国仁政的美妙,是一种比喻,也是一种借鉴,使大家更好理解。

       
古时候演奏音乐的顺序极其严格和规范,宫廷音乐必以太师开始,师挚是鲁国太师,自然就由他来开篇。到《关雎》的结尾,中间各种乐器交相辉映,这是一种中国的交响乐,特别隆重,特别唯美,以至于孔子听了余音绕梁。

       
也就是通过这样大气磅礴的宏大交响乐演奏,可见当时鲁国真的国泰民安,社会井然有序。这也是孔子施展抱负的一个国家。可见孔子对自己的故国推崇仁政达到了相当的成就。

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