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在接受《快公司》采访时,库克说:“乔布斯认为,大部分人生活在狭小的柜子中。他们认为,自己无法对事情产生太大的影响,带来大的改变。我认为,乔布斯会将这种情况称作
‘受限的人生 ’。与我见过的其他人不同,乔布斯从不接受这种哲学。”

“乔布斯认为,大部分人生活在狭小的柜子中。他们认为,自己无法对事情产生太大的影响,带来大的改变。我认为,乔布斯会将这种情况称作“受限的人生”。乔布斯要求苹果的高管团队拒绝这样的想法。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能推动事情的改变。如果你认为能实现的成就是无止境的,那么你就可以改变世界。这就是乔布斯人生的主线,也给他带来了伟大的创意。在实际行动中,他将这种精神带入了苹果。”库克说。

30岁的乔布斯已经懂得了世界运转的奥秘,但还没有能力去理顺各种资源,驾驭世界的能力。因此,他会焦躁、会急切,但又不知道该怎么更好的解决问题。

不过,在一系列的挫折和失败中,乔布斯屡败屡战的创新逻辑也正在成型。

从一开始就“想要改变世界”,可能是乔布斯忽略了传统企业管理“圣经”、特立独行的开始。因此,乔布斯一开始就想要“解决问题”。库克说:“我们需要坚持定义问题的原则,从而解决这些问题。如果尝试去关注复杂之处,那么这将变成不可能完成的梦想。但如果你后退一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问题,想想你真正要做的是什么,那么我认为,这将不再不可能。”

笔者有一个“多米诺理论”:如果能够认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以及弄清楚并掌控自己已有的资源、建立现实的可执行路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完成目标。

这是在六度空间理论之上的延伸: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六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六个中间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这就是六度分割理论,也叫小世界理论。

我们做事是通过人脉、资源等方式完成的。如果你能够把事情梳理清楚,建立做事的逻辑和顺序,以及搭建起来合适的多米诺骨牌,那么最后只需要动一下手指,就可以把事情完成。乔布斯就一直是这个方面的大师,就像世界级的交响乐团的总指挥。

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把创新变成艺术。而艺术要求每个人都能够拒绝不可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要去改变世界。而如果要改变世界,就不应该僵化的等待世界迎合你;而要勇敢的拥抱世界的变化,进而做出改变。

30岁生日的当月,乔布斯在《花花公子》的访谈中谈及艺术和创造如是说:

我们需要依仗外面的很多东西来搭建和完善自己的想法,而一旦完成,我们就要剔除那些外部的支撑,独立前行。

创新和创造,首先是对自己的创新创造,是自我更新和重塑,是自己的信仰——这是艺术家(包括乔布斯一样的企业家)与商人和普通人的根本区别。我们不应该成为商人,那种因为自己有了一个企业,然后让别人去承担创新的责任,来给自己企业赚钱和运营得更好。对于乔布斯来说,创新和创造是企业家的本质(未来管理工作会退居其后,不再是企业家的核心工作。因为如果确定了创新的目标,所有的管理都是辅助和配合)。

乔布斯具有艺术家一样的气质,这首先得益于乔布斯像艺术家一样的思维模式。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艺术家就是从理性中抽离出感性来,然后根据自己的感性再去建立理性的存在。艺术家的任性并非来自于(普通民众眼中的)他们的恣意妄为,而是来自于他们严谨的创造和挑战世俗陈规的勇气。

比如达芬奇画鸡蛋,比如舞蹈大师每天的排练。一切就像《怒火救援》里所说的那样:没有天才,只有是否训练有素。

25年以后,乔布斯对艾萨克森(《乔布斯传》作者)介绍披头士的列侬时说:(披头士乐队排练时)最初版非常粗糙,听起来也就是普通人的水准。你其实可以想象,普通人也可以这样做,做到这个水平。但是他们没有就此罢休。他们是那么追求完美、精益求精。在我三十几岁时,他们的这种精神给了我很大的影响。你完全可以看到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

他们在每两次录音的中间都会做很多工作。他们不断的倒回、修改,直到接近完美。在苹果公司,我们也经常用这种方法对待我们的产品。即便已经做出了一些新的笔记本电脑活iPod样机,我们也会从某一个版本出发,不断地改进再改进,包括设计细节、按键,或者是功能操作。这需要大量的工作,但是最终产品会变得更好。很快,人们就会说:“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有什么绝招?

需要说明的是,本文和上一篇文章都提到了“普通人”。笔者想做一个解释:为什么我说乔布斯是普通人,而乔布斯又经常强调不是“普通人”?

那需要看怎么来定义优秀和普通。2015年库克接受采访时说:“(乔布斯)他做出了许多决策。他的精力令人难以置信。但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知道这一点。”

艾克萨森也说,乔布斯不是那种聪明绝顶的“天才”。当我们看到披头士把粗糙的乐曲变得完美时,当达芬奇从临摹中抽离出意象最后又超越时,当乔布斯一遍又一遍梳理产品的逻辑然后重新开始时,我想说,普通人与不普通人的真正差别,在于精神层面的执着和现实层面的努力。

所以我一直也在告诉别人:优秀与智力无关。真正的“优秀”是一个人一直渴望“变优秀”的努力。无论一个人基础多差,只要他持续渴望着更好更优秀,并且一遍遍的梳理逻辑、推倒重来,那么这种“变优秀”的过程就是优秀。反之,无论多么聪明,都只是普通人。

从智商和情商来看,乔布斯并非天赋异禀。但他也通过持续“变优秀”的努力,使自己做到最好,超越普通。

“我们每天都在改变。当乔布斯还在时,我们每天也都会改变。不过从核心来说,核心价值仍然与
1998 年、2005 年、2010
年时一样。我认为,价值不应当改变,但其他一切都可以变。”库克其实已经揭示出了苹果能够持续创新的核心奥秘:

“乔布斯是世界上最好的颠覆者。这是由于,他从不会永远坚持某种特定的立场或观点,而是坚持特定的理念和价值观。我们希望改变世界,这一事实没有改变。这是一种宏观的观点,也是我们每天前来工作的理由。”

特定的理念和价值观是无形的,无法KPI的,当然从外在来看,也是善变的。如果不是企业家自己有激情去改变世界,如果不是他本人能够深入挖掘本质然后寻求创新,这一策略就无法实施下去。如果企业家自己不知道追求的内在价值,这种创新的秘籍就形同虚设。要知道——乔布斯为此尝试了30年,才有所成就。

作为一个艺术家,乔布斯另一个疯狂的想法在于:他不服从现实。他需要让所有的一切都配合他的创造。这一点,从他再Mac小组的时候就开始了。

问:Macintosh部门换一个电灯泡需要多少人?

答:一个人。他拿起灯泡,让世界围着他转。

——苹果内部轶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