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杭州大学校门

1958年杭州市政府成立杭州大学,1998年杭州大学并入新浙江大学,共计40年时间。57年那会儿,政府在西溪湿地东的松木场附近,建起了浙师院校园,也就是现在的浙江大学西溪校区。在校园南面,越过沿山河建起教师宿舍。我家从体育场路264号原浙江师范学院教师宿舍搬了过来。

杭州大学应该以之江大学为它的源头。之江大学是美国传教士所建,最早是在宁波办学,搬到杭州后更名为之江文理学院,再改为之江大学。解放后,我国有一次高校院系调整的举措,是按苏联模式办学。将之江大学的理科并入浙江大学,文科并入新成立的浙江师范学院。不久杭州大学成立,浙江师范学院也归入杭州大学。

杭大初创时期教师宿舍只有道古桥宿舍,就是沿山河南面的那个宿舍,以后叫河南宿舍,再叫作杭大新村。再后来,将西溪河东的省委党校宿舍也并入杭大教师宿舍之列,以后叫河东宿舍,再叫文三新村。再后来,又建立了庆丰村宿舍。就我所知,杭大还有其它一些零星的宿舍,如灵隐的中天竺宿舍等等。

我基本上是住在道古桥宿舍的,期间有3年到黑龙江插队落户,7年时间在河东宿舍。

杭大虽然已经不在了,但是杭州大学的辉煌还留在我记忆之中。那时候道古桥宿舍大师云集,斐声国内外。每当夜幕降临,大师们在静宓的宿舍里青灯苦读,让我们这些在外面嘻耍的孩子们感到和很是惊奇,会不自觉的站在窗台下偷望。

话说名师出高徒,道古桥宿舍的孩子们也有秉承父母天资的佼佼者。

1993年我参加挚友蒋绍心父亲葬礼。绍心父亲蒋祖怡乃杭大中文系教授,追悼会大厅写有“一门七杰”之挽联。初时纳闷,细想也是。蒋家一门传承国学,代人有才。绍心祖父是当代名士蒋伯潜,解放后任浙江省首届人民代表、古籍部主任,专心研究国学,著有《经与经学》、《十三经概论》、《经学纂要》、《诸子通考》、《诸子学纂要》、《中国国文教学法》、《校雠目录学》、《字与词》、《章与句》、《体裁与风格》、《诗与词》、《散文与骈文》等。与郁达夫、蒋百里、陈布雷等交好。父亲蒋祖怡为杭州大学中文系主任,古典文学专家。

蒋家子女个个了得,大哥蒋绍愚,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近代汉语专家;大姐蒋绍惠,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教授;小姐蒋绍忞,杭州电力设计院院长;小哥蒋绍忠,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常务副院长,浙江大学总经济师;绍心乃高级工程师,浙江大学直线电机研究所研究员。

国学大师姜亮夫,独生女姜昆武是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的研究员。姜先生一生著作宏富。姜昆武女士为完成父亲未尽之事业,组织编辑姜氏浩瀚无当的全著,勇往直前,心力憔悴。

历史系教授黎子耀先生长子黎体璎,为浙江医科大学教授,肿瘤学专家。黎体璎是原医科大学校长郑树的得意门生,救治过无数病人。对杭大老人的病痛也关怀备至,是个热心肠的仁医。

心理学专家王承绪之子王重鸣,以未获大学学历,而考入我国心理学奠基人陈立教授门下。任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前常务副院长,浙江大学人力资源管理研究所主任,人力资源与战略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企业管理和工业心理学博士生导师,上海交通大学企业管理博士生导师。

汉语史专家任铭善之子任平,博士生导师,著名书法家。

除这些赫赫有名的杭大子女外,更多的是默默无名者。

由于一系列政治运动,也给杭大子女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最先接受痛苦的是那些被带上右派帽子的子女。他们会受到人们异样的眼光看待,小伙伴也会喊他们叫“右派儿子”。任铭善先生的女儿任珠,品学兼优,却被拒在大学门外。后经她舅舅(老革命干部)的努力才进入南京炼油厂工作。以后自强不息,取得大学文凭,在杭州炼油厂担任教育培训工作。

文革开始后,杭大子女大多数遭劫。有的父亲被打成走资派,有的父亲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也有的父亲打成了历史反革命或者现行反革命,右派这个话题也被摆到桌面上。在那段日子里,这些年岁不大的孩子心里所受的煎熬是非常沉痛的。有些人的父母被关进了牛棚,有些被游街示威,有些家庭被抄家,更有少数父母承受不了痛苦自杀身亡。作这黑五类的子女也在运动中受到冲击、批斗,甚至毒打。还有人被逼站在杭大教学大楼示众。有原之江大学教务长陈世振的儿子陈贤达兄弟,被一帮省委干部子弟在保俶山上追打,头破血流。

1969年,在毛泽东上山下乡号召下,杭大子女大都被派遣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与我一起到黑龙江富锦县二龙山公社东凤阳大队插队的杭大子女有:盛逊(我姐姐)、王瑜、孙连、王亦新、洪佩英、沈乐乐、胡大萌、王招官。另有在其它公社或大队插队的如:黎体凡、王岳洛、胡慎、王心田、周立、徐明、王念生、何健健、李寅等。到浙江农村插队的有任平、黄荔生等等。几乎所有的杭大子女都因父母的身份被迫下放到农村,以上举的只是一小部分。

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运动对杭大子女都带来无限的痛苦。好在文革终于结束,国家迎来了重生的机会。杭大子女得以重振信心,踏上新长征的征途。但是经历过种种痛苦以后,能童心不泯者并非多数,除少数一些杭大子女取得不斐成绩外,大多数都默默无闻地工作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适遇社会变革,失业下岗者也有。也有些杭大子女,由于种种原因离我们而去,留下的只是亲人的悲痛和同辈的思念。

随着四校合并,杭州大学消失在历史中,杭大子女这个群体终究也会随之而消失。万一有杭大子女在网上看到这篇文章,如果没有提到你的姓名,或者没有叙述到你的事迹,请不要介怀。这只是杭大子女的一个缩影,某一段小小的历史,一篇小小的随笔。

渐行渐远的杭大子女,

不论你在天堂或者人间,

不论你是否辉煌、充实、平庸、潦倒,

只要你比我过得好!

相关文章